筆趣趣 > 真千金華麗回歸,傅爺追妻成癮 > 第348章 命格
  看到這里,紀梔柔趕忙咳嗽聲音,腳步挪移悄然走到兩人中間,用帶著幾分祈求的目光看向傅承洲。

  “傅......傅總!”

  雖然已經知道姜渺和傅承洲的關系,但紀梔柔到底還是沒好意思喊出傅承洲的名字。

  “現在云起他的病情剛剛穩定下來,咱們就不要在門口聊了,要不今天我做東請幾位一起吃個飯?”

  這個時候眾人都沉默了。

  顧云起的病情就像一個紐帶牽扯到很多人的心思,在場的人可沒有一個有心思去吃飯。

  “不用了,伯母!”

  傅承洲揚起嘴角笑了笑。

  “伯父他大病初愈,現在可正是需要人照顧的時候,可離不開您!”

  傅承洲話音剛落,顧云疏也急忙附和道:“是啊,現在這關鍵時候嫂子您還得多費心。”

  哪怕在場的兩個男人都已經明確表示了,但紀梔柔卻還是將目光放在了姜渺身上,她知道真正做決定的還得是自己的女兒。

  感受到紀梔柔的用意,聰慧的姜渺無奈的笑了笑。

  “媽,算了吧。我這剛剛回來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既然爸爸的情況好多了,那以后自然多的是機會見面。”

  聽到姜渺的話,紀梔柔那熱切的目光隱隱黯淡下來,雖然心中不舍,但也沒過多堅持。

  “那好吧,等渺渺你忙完了手上的事情咱們再聚一聚,現在你爸爸的情況還不算太好,也經不起折騰。”

  于是,在紀梔柔的斡旋下,幾人最終不歡而散,離去的時候,姜渺還深深的看了一眼顧云疏。

  再次回到傅家老宅已經是深夜時分。

  倒了一杯水遞給姜渺,傅承洲看著她緊鎖的眉間,十分心疼。

  “睡不著?”

  姜渺點了點頭。

  嘆了口氣,傅承洲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柔聲說道:“何必給自己那么大的壓力,喘不過氣來的時候就是要崩潰的時候,我可不希望看到你那副面孔。”

  “道理我都知道,可不知道為什么這幾天回國后總是有一股心驚肉跳的感覺,尤其是白天見到顧云疏的時候,這種感覺更加強烈了。”

  看著姜渺擔憂的面容,傅承洲抬手摸了摸她的額頭,確定沒有發燒后才松了口氣。

  盡管很是心疼,但傅承洲還是選擇默默守護在一旁,并沒有打斷姜渺的思緒。

  畢竟像這樣突然而來的感覺,很有可能無意中發覺一些平日里注意不到的事情。

  良久。

  “算了。”

  姜渺長嘆一聲,輕聲說道:“想了半天還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天氣炎熱,盡管開著空調,但此時的姜渺還是出了一身汗,不只是緊張還是其他什么原因。

  沒有絲毫猶豫,姜渺起身朝著浴室走去,或許此時沖個涼水澡才是最應該要做的事情。

  這一舉動把傅承洲看的一愣,猶豫了片刻后他果斷跟了上去。

  冰涼的水順著臉頰滑落,姜渺將濕漉漉的頭發盤到腦后這才愜意的睜開了眼睛。

  但沒想到第一眼就看到傅承洲那張似笑非笑的英俊臉龐。

  “你......”

  一朵紅暈飛快的涌上姜渺臉頰。

  “你進來干嘛......”

  一時間手足無措,姜渺的心里小鹿亂撞,語氣也開始帶著絲絲緊張。

  而饒是這樣,她也沒有下意識的捂住身體的關鍵部位,只是眼神略微有些躲閃。

  看到她這副模樣,傅承洲心里頓時松了口氣,臉上的笑容更甚。

  “我?”

  傅承洲故意抬手指了指自己,隨后四處張望一番。

  “沒理解錯的話,你應該問的是我吧?”

  “廢話......”

  姜渺頓時尷尬的不知道說什么好。

  可話音剛落,傅承洲忽然猛的前進一步把姜渺逼到角落,隨后一只手撐到墻上,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笑著說道:“當然是進來洗澡的啊,要不然呢?

  還是說,你想要我做些什么?”

  被這忽然的舉動嚇了一跳,姜渺頓時抬頭直勾勾的看著面前這張臉,呼吸也陡然變的急促起來。

  “神......神經病!”

  姜渺想要推開傅承洲,可平日里輕輕揮揮手就能挪開一輛車的姜渺此時卻發現自己怎么都使不出力氣來。

  還沒等自己多想,忽然腳一滑,姜渺“啊”的一聲嬌嗔,下意識的抱住了傅承洲的臂膀。

  這一下,身體傳來的炙熱溫度讓姜渺瞬間清醒,她才意識到傅承洲是真的沒有穿衣服。

  尤其是下身那異樣的觸感,更是讓從未經歷過人事的姜渺頓時面紅耳赤,羞的直接閉上了眼睛。

  “傅......傅承洲,你到底想干嘛......”

  姜渺一動不敢動,她害怕自己一松開傅承洲,后者就會......于是更加用力的抱著他不肯松手。

  這一刻,曖昧的氣氛已經到達極致。

  看著懷里羞的不行的可人兒,傅承洲的眼神變的無比溫柔,他抬手輕輕捏住姜渺的下巴,稍稍用力,那張紅的似蘋果的臉就印入眼簾。

  沒有絲毫猶豫,一口啄了上去......

  “唔......不要!”

  姜渺下意識的想要喊出聲,可下一秒嘴巴卻被堵住無法說話。

  感受著傅承洲身上散發出的那強烈的荷爾蒙氣息,姜渺最終還是淪陷......

  用力回應著傅承洲,此時的姜渺把一切都拋出腦后,只想和心愛的人徹底融入到一起。

  從一開始的詫異到緊張到最后的期盼和熱烈的回應,姜渺的心情像是坐起了過山車一般起伏不停。

  可就在最關鍵的時候,傅承洲卻忽然停了下來,并沒有突破兩人最后的那道防線。

  唇分,依舊貪婪的嗅聞著姜渺身上那淡淡的香味,傅承洲深深的吸了口氣。

  “抱歉......我有些忍不住。”

  隨后,傅承洲用力的抱著姜渺,把腦袋靠在她的肩膀上。

  有些莫名,又有些失落,既帶著幾分緊張的刺激感,又有些難以啟齒的尷尬。

  但好在傅承洲停下了動作后,理智再次占據上風,姜渺也逐漸清醒過來。

  “我想,你停了下來才應該對我說抱歉。”

  俏皮又有些嬌嗔的話語筆直灌入傅承洲耳中,讓他的身體陡然一陣顫動。

  抬手刮了刮姜渺挺拔的鼻梁,傅承洲白皙的面容此時也火熱一片,他笑著說道:“我這人比較封建,還是留到結婚的那天晚上吧。”

  姜渺聞言一愣,隨即也笑了。

  她知道剛才發生的那一切,是男人的本能,而硬生生停下接下來的動作,是對自己最大的尊重。

  “謝......謝謝你。”

  “有什么好謝的?”

  傅承洲聞言再次用力把姜渺擁入懷中!

  “哼,那我收點利息不過分吧?”

  說罷,傅承洲就準備再次將嘴湊上去,可就在這一瞬間,只是輕輕一撇,傅承洲的目光就放在了浴室里的鏡子上怎么也挪不開。

  感受到他反常的舉止,姜渺下意識的問道:“怎么了?”

  “渺渺,你背上......”

  順著傅承洲的目光看去,姜渺從鏡子里看到了一個六芒星的圖案,并且在圖案的最中心赫然出現了一顆非常別致的星星。

  “這是?我記得你之前的紋身不是這樣的啊。”

  松開了姜渺的身體,傅承洲小心翼翼的詢問著。

  雖然是第一次和姜渺做出如此親密的舉動,但早在之前傅承洲也見過姜渺換衣服,畢竟兩人的關系早已如膠似漆。

  所以,傅承洲記得非常清楚,姜渺背上后心處的紋身一直都是幾顆很小的星星圍在一起,并不是現在這樣的六芒星圖案。

  “難道你又去換了個新的?”

  此時的傅承洲還沒有發現事情的嚴重性,下意識的打趣道。

  可遲遲沒有收到姜渺的回應,他這才發覺不對,趕忙回頭看向姜渺。

  此時的姜渺臉色煞白,沒有一絲血色,和剛才那羞紅的臉龐相比好似完全換另一個人。

  “渺渺?怎么了?”

  一眼就看出不對勁,傅承洲趕忙開口。

  “沒......沒什么。”

  姜渺心亂如麻,腦海里不停回響著當時虞婆再走之前說的那句話。

  “我尊重你的決定,也完成了我的使命......希望我沒有看錯,或許你能成為第一個解開這個詛咒的人。”

  再聯想到當初自己毅然決然帶上玉扳指成為掌門人的時候心里的那股只要能救回傅承洲那么付出一切都值得的氣勢。

  姜渺的心就沉到了深淵。

  是啊,那時候姜渺的心中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傅承洲,只要他沒事,一切都好了。

  可是,現在人救回來了,姜渺卻把這一茬給忘記了。

  若不是傅承洲無意間發現了端倪,恐怕姜渺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反應過來。

  天煞孤星!

  這就是姜渺的命格!

  當初虞婆竭盡全力阻止姜渺走上這條路,甚至不惜把她趕出去,讓她不要再回來。

  卻還是沒能阻止這悲慘命運齒輪的轉動。

  姜渺兜兜轉轉最終還是為情所動回到了原點,接受了傳承,在獲得無盡力量的同時,她的人生也徹底的掉入了詛咒當中。

  而那所有的星星匯聚在一起的時候,就是六芒星問世的時候,這時候的姜渺也就徹底的成為孤星。

  克死身邊所有她在乎的人!

  看著姜渺的臉色如此難看,心細如塵的傅承洲立馬拿出浴袍披在姜渺身上,飛快將她拉出了浴室。

  “姜渺,到底是怎么回事?”

  這時候,傅承洲表情異常凝重,他鄭重的開口說道:“你有事瞞著我!”

  顯然,傅承洲并不知道這里面的一切,并且姜渺一直都不曾提起過。

  天真的傅承洲還以為姜渺背后圖案真的只是姜渺的紋身,是她獨特的興趣愛好。

  可就在這個時候,姜渺卻輕聲問道:“那......最里面的那顆星星,成型了嗎?”

  傅承洲一愣,隨后快速將浴袍扯下一些,隨即細細打量起來。

  “紋理不太清晰,顏色也有些黯淡,不仔細看的話還真看不住里面是一顆星。”

  聽到這里姜渺長長舒了口氣,不禁喃喃自語。

  “那就好......看來還有些時間。”

  而這如蚊子般細微的聲音還是被傅承洲聽到了。

  “姜渺,我是你什么人?”

  一道決然的聲音在房間里回蕩。

  看著傅承洲犀利的眼神,姜渺不假思索的回答。

  “你是我這輩子最愛的人,沒有之一!”

  “那你就是如此對待你所謂的這個最愛的人?”

  傅承洲緩緩坐在姜渺身邊,隨后雙手置于腦后就這樣隨意的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上的吊燈幽幽開口:“你身上很多事情我不問,不代表不知道。

  知道的不代表不理解,理解的不代表不支持!

  你明白我這句話的意思嗎?”

  姜渺聞言沉默了。

  “才剛從顧云疏手里逃出來,很多話我等著你說,很多事情我等著你告訴我,我不喜歡問你,因為在我看來,問你就是逼你,若你不想告訴我,我再怎么問也無濟于事。”

  “我傅承洲非常不喜歡這種感覺,脫離掌控的感覺,被人無視的感覺,被人牽著走的感覺。”

  “你明白嗎?”

  看著一直不吭聲的姜渺,傅承洲微微思索片刻后再次說道:“我知道我和你不同,我只是個稍微有些作用的普通人,我沒那么大的能力去保護你。

  但這并不代表我不想去保護你。

  渺渺,我們之間的關系都到了這一步,還有什么事情是不能一起面對的呢?”

  傅承洲抬手指著浴室的方向,斬釘截鐵的表達了自己的態度。

  而姜渺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著浴室里還在嘩嘩流個不停的噴頭,想著剛才那羞人的一幕幕,心里的苦瞬間到達了頂峰。

  就在她還在猶豫的時候,一雙溫熱的大手握住了姜渺的柔荑,緊接著傅承洲那藏著浩瀚星辰的雙眸出現在姜渺面前。

  “我......”

  姜渺非常猶豫,很多事情她是真的不想瞞著傅承洲,但卻又不得不這么做。

  因為傅承洲知道的越多也就越危險,不可控制的因素也就越多,姜渺并不想做那種無所畏懼的英雄,相反,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她寧愿失去一切能力,放下一切仇恨就這樣和傅承洲在一起。

  可人生哪里有重新再來一次的機會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