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趣 > 一劍一酒一乾坤 > 第1172章 四象劍陣,重逢獨臂天刀
  小寶瓶的話讓顧余生陷入沉思。

  千年內,青萍州的三大勢力為青云門,七秀坊,四劍門,青云門過去實力最為雄厚,是因為有三大圣地撐腰,最近十年之變,青云門在斬妖盟和浩氣盟的暗中操控下已變成小玄界的末流宗門。

  七秀坊過去雖然對他有恩,可顧余生一直覺得七秀坊能夠將布匹生意開到整個小玄界,背后一定還有隱藏的勢力支持著,最近幾年,七秀坊的弟子幾乎在江湖上銷聲匿跡,更是讓顧余生大為不解。

  至于四劍門,曾因四把斬妖劍而威名遠播,其劍道聲望,曾經甚至和劍閣齊名,只在白玉京之下,四把斬妖劍遺失之事,顧余生當初入青云門時亦聽人提及,數任門主都為尋劍而亡,昔日四劍門主得意弟子莊七尋回一把斬妖劍,轟動四方,之后后來莊七卻與靈閣沾染上關系,最后為自己所殺。

  “對了,公子,我奪劍之時,發現四劍門的劍池有一團地脈之火存在,我體內的紅蓮與之呼應,極為不凡。”

  “寶瓶放心,無論他們是誰,敢打傷你,這筆賬我肯定會找他們算。”顧余生目光深邃,目光落在三把斬妖劍上。

  寶瓶臉上露出一抹笑容,語氣也變得輕松:“公子,是我壞了他們的好事,還把他們的斬妖劍給奪走了,他們現在說不定在滿世界找我呢。”

  “寶瓶,你是我至親,我又不是圣人,也會護短,才不會和敵人講道理,你體內的鬼氣,有辦法治愈嗎?”

  寶瓶被顧余生一句護短感動得小手緊攥,她得意地揚起嘴角:“公子忘了么?喬爺爺可是把他一身的本事都傳給我了。”

  “那就好。”顧余生探查到寶瓶體內的那一道鬼氣十分詭異,謹慎道:“寶瓶,你進我的葫蘆乾坤世界去,里面還有一鼎我準備送給十師兄的丹爐,里面封印了強大的神火,你要小心使用。”

  “謝謝公子。”寶瓶打了個哈欠,也有些困倦,她再次拍了拍桌子上的三把斬妖劍,化作一縷粉色的煙霞進入靈葫蘆,“公子盡快煉化了它們,到時候就算四劍門的幕后之人找上門來,也無可奈何。”

  “斬妖劍嗎?”

  顧余生拿起三把斬妖劍中的一把,隔著劍鞘,顧余生已經感受到此劍散發出的強大氣息。

  森!

  顧余生右手兩指輕輕一撥,劍格帶動劍身發出清霄之音,赤色的劍身陡然明亮,劍身上的劍紋好像從沉睡中一點點蘇醒,化作一只火鳥纏繞劍尖。

  劍格下的劍身上烙印古拙的三個字:

  鳳霄劍。

  顧余生手握劍柄,尚未試劍,神海之內,融合了的神火和異火精魄化作一只火鳥,伴隨一聲清鳴,神火本源入劍。

  呼!

  一只數十丈的巨鳥宛若朱雀一樣騰空而起,灰界內發出陣陣幽魂驚叫的聲音,被朱雀形態的劍氣燒為灰燼。

  “莫非……”

  顧余生心中一震,當初青萍劍融入第一把斬妖劍后,擁有木化蒼龍斷碎重組的能力,如今這一把劍又能激活神火本源,形態如朱雀,讓顧余生立即想到這四把斬妖劍可能是傳說中的四象組合之劍。

  數百年前,小夫子憑借三把劍縱橫天下,就是因為他的三把劍可以組合成三才劍陣,眼下兩把劍都符合四象劍陣的設定,顧余生身為劍道修行者,自然對接下來的兩把劍大有期待。

  顧余生袖口一卷,將三把斬妖劍帶出木屋,來到曾經那個十字路口,意念一動,兩把劍隨之出鞘,霎時間,一把通體墨黑的星瑤劍和金光四溢的天庚劍顫鳴盤旋,三把劍雖未煉化,卻不再對顧余生有多少抗拒之意,不僅如此,三把劍散發出的劍氣,也對應著朱雀,玄武,白虎四象中的三象。

  “疾!”

  青萍劍自匣內吞吐,一道青色的劍影化龍,四象之陣補全,四劍共鳴,以顧余生為中心,方圓千丈范圍形成四象劍域,劍域之內,任何隱匿的幽魂皆一瞬泯滅。

  如此驚人的劍像,還是顧余生沒有任何操控的前提下形成的。

  顧余生心念一動,手指凌空一點,他僅操控青萍劍,但另外三把劍也隨之呼應,劍域的范圍擴散到萬丈,四象劍氣如四道光柱屹立在灰界,劍域內的霧靄被驅散得干干凈凈,露出灰界本來的樣子。

  隨后顧余生又根據道宗典籍中涉獵的四象之陣進行推演,雖不能完全如意的掌控四把劍,卻已經是天下任何劍修都夢寐以求想要擁有的殺手锏了。

  “蒼墨劍已被融入青萍劍,若是能將另外三把劍也煉化進青萍劍,說不定就能集四把斬妖劍于一體。”

  顧余生面露沉吟之色,他從元磁地山的內部結界中獲得那位鑄造師的傳承,想要將三把劍煉進青萍并不困難,只是他不知道四劍合一后,會不會導致四把斬妖劍的合陣效果大打折扣。

  顧余生正沉思之際,忽感灰界十字路口的西邊,有一道赤色烈焰般的身影策奔而來,那一道身影未至,強大的靈魂氣息如同一團灼熱的靈魂之火,灼熱的氣息撲面而來,其身影雖少一臂,獨臂揮動的手如一把天地火刀,足夠湮滅一切。

  顧余生兀自一驚,當年他從大荒秘境準備入魔界尋找莫晚云,亦感知向天刀的出現在大荒秘境里,只是當時事有驚變未來得及絮叨,沒想到多年之后,他會在灰界出現。

  “向前輩?”

  顧余生展露自己的氣息,并喊了一聲,可渾身裹著烈焰的向天刀卻是爆呵一聲,朝著顧余生凌空一刀劈來!

  天刀九式!

  當年能夠一刀斬退浣溪河水的刀技。

  時隔多年,顧余生竟然要親自面對這樣的絕技,隨著刀意散發,顧余生這才注意到向天刀整個人已處于癲狂入魔狀態,早已不認識他了。

  天刀豎劈,刀芒蔓延千丈,赤色的刀芒鎖定了顧余生的氣機,沛然刀意抽空了天地元氣,讓顧余生避無可避。

  顧余生目光深邃,那一道刀芒越來越清晰越來越近,當刀芒快在額頭綻放時,青萍劍激蕩起一道青色劍芒。

  刀劍觸碰,分離的刀芒將他身體湮沒,青色的劍蓮瓣瓣碎裂旋轉,傾瀉四方,灰界的十字路口,地面崩裂,出現兩條長長的地淵狹縫,綿延數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