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趣 > 為遮孕肚沖喜,發現夫君是孩親爹 > 第872章 若是皇孫出了事,你們通通給皇孫陪葬
  還沒入都城,吳立平就感覺到后面有人跟著,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皇上,青龍衛跟蹤我們。”

  軒轅湛眼皮都沒抬一下:“先不要管他們,入了城再想辦法甩開他們。”

  現在在郊外,這里視野開闊,要想甩開他們不容易。

  入了城可就簡單多了。

  “是。”吳立平立刻應聲。

  等入了都城,吳立平沒有直接回吳宅,而是駕著馬車七繞八繞,東拐西拐,直到將青龍衛徹底甩了,他們才回了吳宅。

  青龍衛沒追到人,頓時便都懊惱不已。

  一直到晚上,烏壽都沒有找到人,只能帶著青龍衛返回皇宮。

  赫連戎聽到他們將蘇仁忠給弄丟了,頓時龍顏大怒:“你們是干什么吃的,千叮嚀萬交待讓你們務必守護好皇孫,你們這么多人跟著,還能把人跟丟!”

  烏壽就知道皇上會發怒,嚇得直接跪了下來:“在狩獵場的時候,殿下一直想到獵場深處去狩獵,說要給皇上挑選個好狩獵,結果他的馬兒跑得太快,七拐八拐地一會兒就不見了,我們在狩獵場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殿下,又出來找,依舊是沒有找到。”

  赫連戎危險地瞇了瞇眼:“好端端的人怎么會突然不見,難道是遭遇了什么不測?”

  烏壽腦門上的冷汗都掛下來了,他顫顫巍巍道:“屬下們并未碰到什么殺手,應該不會才對。”

  那獵場中也沒什么懸崖峭壁,都還挺安全的,就算獵場深處有什么猛獸,以殿下的武功應該也能應付,就算殿下受傷,林子里也該有些蛛絲馬跡才對,可他們搜林子的時候,什么也沒搜到。說明殿下并未在林子里遇到什么危險。

  赫連戎又叫來那些跟著蘇仁忠出去的暗衛,暗衛們之前也被蘇仁忠給甩開了,也都不知道蘇仁忠去哪兒了。

  赫連戎簡直要被他們給氣死了,他真想大開殺戒地直接將這些蠢貨通通殺了,可一想到自己的孫兒生死不知,他也就顧不上跟他們這些人計較了:“快不多派些人去找,讓玄龍衛和白龍衛全都出去找人,哪怕將整個北魏給朕翻遍,也要把皇孫給朕找到,若是皇孫出了什么事,你們通通都給皇孫陪葬!”

  “是。”烏壽不敢怠慢,立刻便帶著人退了出去,招呼所有青龍衛,以及玄龍衛,白龍衛都去找人了。

  “咳咳咳咳……”烏壽一走,赫連戎便再也繃不住地猛咳起來。

  “皇上!”赫連戎的貼身內侍元顯見狀,連忙上前扶住赫連戎。

  赫連戎咳得喘不上氣,甚至直接咳出了血。

  元顯大驚,急道:“老奴去叫御醫。”

  赫連戎連忙拉住他,喘著氣道:“朕這都是老毛病了,叫御醫也沒用。”

  元顯急紅了眼眶:“讓御醫來瞧瞧總是好的,您這么硬撐下去也不是辦法。”

  皇上的身子現在越發不好了,可皇上還總是不愿意叫御醫來瞧,就這么硬撐著可怎么辦呢!

  赫連戎大喘著氣道:“朕不能叫御醫,不能讓他們知道朕的身子大不如前,朕得撐著,替辭兒撐著!”

  見皇上一心為了皇孫,元顯更加心疼了:“現在皇孫還不知道下落,您可更要保重身子啊!”

  “去!”赫連戎強行止住了自己的咳嗽,拉著元顯喘氣道:“把睿王,衡王他們幾個都給朕叫來!”

  元顯有些擔心地看著赫連戎。

  皇上現在的身子這樣,萬一幾位王爺再讓皇上動了氣,那皇上的病情豈不重上加重!

  “快去啊!”

  見他不動,赫連戎急切地催促道。

  “是。”元顯沒辦法,只能去宣人了。

  沒一會兒,赫連戎的三個兒子,睿王赫連錚,衡王赫連欽,穆王赫連鈞,便一起入了宮。

  而此時的赫連戎早已一改之前的病態,仿佛一個精神奕奕的老頭。

  “兒子參見父皇。”三人進了御書房,便一起朝赫連戎行禮。

  赫連戎目光凌厲地盯著他們:“辭兒的事情是你們做的吧!”

  三人在進宮之前,便已經知道赫連辭失蹤的事情了,畢竟父皇不僅動用了青龍衛,連玄龍衛和白龍衛也全都派出去了,整個都城的兵力全體出動,如此大的動靜,他們想不知道都難!

  赫連錚率先開口:“兒臣入宮時才聽說辭兒失蹤了,具體辭兒怎么失的蹤,又去了哪兒,兒臣不知。”

  赫連欽的性子就比較急了:“赫連辭失蹤跟我們有什么關系啊,又不是我們將他弄失蹤的!”

  說著,想到什么,又撇清道:“反正跟兒臣是沒關系,不是兒臣弄的,至于是不是二皇兄和四皇弟,那就不知道了。”

  赫連鈞無語地掃了赫連欽一眼。

  他可真會說話啊!這么急著就要往他們頭上潑臟水了。

  赫連鈞朝赫連戎躬身道:“辭兒是出什么事了,需不需要兒臣派人去找?”

  赫連戎凌厲的目光在三人面上一一掃過。

  老三性子急,藏不住事,一看就不是老三做的。

  老二沉穩,心思也最深,他的話不能信。

  老四最會面子功夫,嘴上一套背后一套,他的話也不能信!

  赫連戎在三人面上掃了幾眼,才嚴厲開口道:“辭兒今日去西山獵場狩獵,想為朕準備壽禮,卻不想在狩獵場失蹤,朕不希望這件事跟你們有關系,否則就休怪朕不念父子之情。”

  三人聞言表情都有些難看。

  可赫連戎卻沒有給他們開口的機會,直接揮手:“都退下吧!”

  “是。”三人應聲,一起退出了御書房。

  等三人一走,赫連戎便叫來暗衛:“給朕盯緊他們三個,一有任何風吹草動,立馬來報。”

  “是。”暗衛們立刻應了。

  出了御書房,赫連欽最先開口,看著赫連錚和赫連鈞道:“你們兩個這次下手夠快的啊,竟然躲過了父皇這么多耳目。”

  赫連錚像看白癡一樣看著他:“你都說父皇這么多耳目了,我們怎么下手!”

  平時父皇連宮門都不舍得讓赫連辭出,這次他去西山獵場這么大的動靜,那肯定是派了很多青龍衛和暗衛的,他就算是再想對赫連辭動手,也無從下手吧!

  赫連鈞瞄了赫連錚一眼,見他似乎不像是說話,蹙眉道:“既然不是我們做的,那赫連辭是怎么失蹤的?”

  赫連錚和赫連欽對視一眼,都是一臉疑惑。

  不是他們,這赫連辭好端端的怎么會失蹤呢?

  難道這北魏還有其他人想要弄赫連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