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趣 > 玩物 > 第757章 風雨終于過去
  隨著陸承淵的落網,他指使老黑那伙人去恐嚇毆打溫有良一事也被揭露了出來,但因為陸承淵身上牽涉的案件不少,這案子也就沒有引起大范圍的報道,只在晚上十點檔的《晚間新聞》中占據了不到五秒鐘的時長,僅存于主播的口播中,連個受審畫面都沒有。

  雖然真相大白,顧知周并沒有洗白。

  其實,在這件事情上,顧知周永遠也無法洗白,因為他確實是仗勢欺人了,溫有良也確實是因為他的仗勢欺人而破產了,而讓溫有良走上尋死的絕路,除了老黑一伙人的恐嚇毆打以外,破產并欠下巨額債務也是主要原因之一。

  所以,在溫有良的死上,顧知周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這一年多以來,因為幕后真兇始終沒有查出來,溫有良的遺體就一直存放在市殯儀館里,如今案件告破了,溫有良也就可以入土為安了。

  在案件沒有告破之前,溫雅對于警方遲遲不肯結案的行為表示出了極大的不滿,她認為顧知周仗勢欺人是眾所周知的事情,警方卻因為他是顧氏集團總裁的身份,裝眼瞎看不見,故意拖著不結案。

  拿不到結案書,她就無法向顧知周發起民事索賠,也就沒錢支付她母親的醫療費了。溫有良還活著的時候,溫雅也是被父母捧在張新忠疼愛的小公主,因為自己罵了一個不該罵的女人幾句,她爸爸不止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她家也破產了,房子被銀行收走后,她連個棲身之地都沒有了。

  現實讓人痛苦無力,也催人長大變成熟,在過去的這一年多里,溫雅不止是成熟了,也沉默了。

  在醫生宣告徐夢華可以出院后,溫雅帶著徐夢華回到了小時候住過的老房子那邊,她出生的那間小房子是廠里的,當年溫有良下海經商發達后,徐夢華便辭去了廠里的工作,那間小房子也就還給了廠里。

  如今溫家家破人亡,廠里的老領導們雖然都很同情溫雅母女的遭遇,但因為廠子早就破產了,大家的日子都過得緊巴巴的,所以也只能在口頭上向溫雅母女表達幾句同情而已,并不能實際地幫她們解決一些問題。

  溫雅也懂得人走茶涼的道理,她當年雖然小,但母親在父親賺到錢后面對昔日的同事們的那副暴發戶嘴臉,她也親眼看到過,其實她當時跟她母親一樣,對于一起玩耍長大的小伙伴們也充滿了不屑和鄙夷。

  所以對她們母女如今的遭遇,溫雅覺得,人家不來落井下石就已經很不錯了,就別奢望有誰會雪中送炭了。

  自段云霆跟她分手后,她就對人性不報任何期望了。不過,生活的重擔壓在她身上,也讓她沒精力去想其他的事情,她現在滿腦子都是賺錢、賺錢。

  她在一間養老院找了一份文職,賺的并不多,僅僅只夠她跟她母親交房租吃飯而已,若是碰到她母親生病的話,那就只能找親戚借錢。

  可人都是趨利避害的,她父親死了,頂梁柱也就沒了,母親又是個半死不活的樣子,親戚們能借給她一次兩次,等到第三次的時候親戚就不是親戚了,是冤家,是仇人。

  所以,除了賺錢以外,溫雅每天還有一件事要做,就是祈禱母親不要生病。她也想過找一份工資高一點的工作,可那樣的話,她母親就沒人照顧了。

  徐夢華自生病后別說生活自理了,連大小便都無法控制,又因為她是受了刺激生的病,所以她現在有點失心瘋的苗頭,發瘋的時候就理智盡失誰也不認識,清醒的時候就罵溫雅,罵她是個禍害,害死了她父親,罵的時候要是手邊趁手的東西,她就會拿那東西砸溫雅。

  剛開始的時候,溫雅也認為父親的死,以及家庭的破產,都是她一手造成的,所以她體諒徐夢華對她的怨恨,就任由徐夢華打罵發泄,可時間長了,尤其是生活的壓力太大了,溫雅的心也就變鈍了,對徐夢華也就不再那樣縱容了,每每徐夢華露出要打罵她的前兆時,溫雅就提前把她鎖進臥室里——臥室里只有一張破床,徐夢華就是想砸也沒力氣,等她瘋夠了,溫雅再把她放出來。

  溫雅也想過請人照顧,或者把徐夢華送進養老院,可這樣算下來還不如在養老院上班劃算。在養老院上班,溫雅可以帶著徐夢華一起去,院里還有食堂,可以吃免費的飯菜,雖然味道不算好,但能省下吃飯的錢——如今處處都要花錢,而溫雅賺得有限,所以不省不行。

  有時候,溫雅回想起以前揮金如土的生活,就會很難過。她至今仍舊不明白,自己只不過是罵了宋和幾句而已,為什么就被弄得家破人亡。

  但如果時光可以倒回的話,哪怕段云霆要去舔宋和的鞋底,給宋和做狗,她也不會吭一聲的。

  擦掉眼淚,溫雅走出了辦公室,今日天氣不錯,院長就打算把幾位長期臥病在床的老人們都推下樓來曬曬太陽,這可是個力氣活,溫雅雖然是文職,也得去幫忙——因為院里的人手不夠,連院長都要親自上陣。

  費力把老人們搬到院里陽光燦爛的地方后,溫雅一邊捶著發酸的后腰和肩膀,一邊往辦公室走,準備喝口水休息一下。

  還沒走到辦公室門口,就聽到身后有人喊她,“溫雅。”

  溫雅停下腳步,轉過身去,臉上露出一點微笑,“劉警官。”

  這一年多里,劉燕燕偶爾會來看她,并且教她如何申請低保和救助金等,溫雅很感激她。

  劉燕燕大步走到溫雅跟前,先是盯著溫雅的臉看了幾眼后,才笑著說,“你氣色看上去不錯,是有什么開心的事情嗎?”

  溫雅已經很久沒照過鏡子了,也就不知道劉燕燕這話的真假,但還是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是嗎?我能有什么開心的事情啊。倒是你,今天怎么有空來找我,有事?”

  劉燕燕今天確實有事,“去你辦公室說吧。”

  溫雅把劉燕燕領進自己的辦公室,說是辦公室其實跟雜物房差不多。溫雅拉了一把椅子,拿雞毛撣子掃了掃后,方才請劉燕燕坐下。

  隨后,她拿起杯子準備去給劉燕燕倒水,劉燕燕見狀,忙擺手,“不用忙了,我說幾句就走。”

  溫雅握著杯子,“什么事?”

  劉燕燕從隨手的背包里掏出來一張支票,她把支票遞給溫雅。

  溫雅不明所以地接過去,見是張三百萬的支票,頓時就有些呆了。再一看簽名處那跟本人一樣帶著幾分孤傲勁的“宋和”二字后,溫雅好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良久后,溫雅開口,“她這是什么意思,補償嗎?”

  劉燕燕正要說話,就見溫雅忽然激動起來,“我的爸爸死了,我的家破產了,我母親現在半死不活,這是她給三百萬就能補償的事情嗎?”

  早在宋和開口時,劉燕燕就知道這是一項苦差事,可這是宋和第一次跟她開口,還是這樣的事情,她找不到理由拒絕。

  劉燕燕硬著頭皮說,“其實,這件事也不能怪宋和對吧?她畢竟什么也沒有做……”

  溫雅紅著眼睛打斷她,“不怪她怪誰?怪我嗎?我只不過是罵了她幾句而已,就落了一個家破人亡的下場,我就算是有罪,可我的罪就大到了這個地步嗎?”

  劉燕燕無法去評說這件事情。

  從溫雅的角度去看,她確實罪不至此,因為她確實只是罵了宋和幾句而已;可從宋和的角度去看,母親是交際花這件事也不該是她的原罪,因為她沒辦法選擇誰來做她的母親;從顧知周的角度去看,他的女人平白挨了罵,那他自然要替她出頭,只是他在給宋和出頭的過程中,忽略了他本身的影響力。

  至于事情的源頭段云霆,他當著女朋友的面,向宋和大獻殷勤,這確實是他的錯,但這也不是什么大錯。

  所以一通算下來,這件事情中最無辜的反而是宋和——她明明什么也沒做,卻無端地背負上了一條人命,而且這輩子,她都無法洗脫逼死溫有良的罪名。

  劉燕燕不知道說什么,便勸她,“這張支票你還是留著吧。雖然……總之,你現在處處都要花錢,手中多一點錢,你也就不用那么累了。”

  溫雅何嘗不知道錢的好處?只是三百萬,就想買她父親的命,買她的家,她實在是不愿意。

  可不愿意又怎么樣?

  劉燕燕說得對,手中多一點錢,她就不用那么累了。

  前幾天洗完澡,在吹頭發的時候,她從鏡中看到了白頭發,是那樣的刺眼醒目,她才二十四歲啊,白頭發就長出來了,等到她三十歲的時候,她是不是就老了?

  她已經沒有了父親,沒有了家,如今連青春也沒有了。

  她實在是不明白,她的人生怎么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劉燕燕見她握著支票流淚,就安慰了幾句,然后找了個借口離開了。

  她雖然是個警察,但在這件事情中,她無法保持絕對的中立,宋和是她的朋友,她可能不那么善良,但她絕對不是壞人。

  從養老院出來后,劉燕燕上了宋和的車,她一邊扣安全帶,一邊笑著調侃,“你現在不是區域總裁嗎?怎么還開這輛車?小說里那些霸道總裁開的可都是邁巴赫。”

  宋和今天開的還是以前那輛黑色的凱迪拉克,當初買的時候全部辦下來不到三十萬,確實與她如今的身份不太相稱。

  聽了劉燕燕的話后,她輕笑著,一邊把車駛出臨停車位,一邊回應劉燕燕的調侃,“那我再努努力,爭取早日讓你坐上邁巴赫的副駕駛。”然后問,“想吃什么,我請你。”

  劉燕燕卻喜滋滋地表示,“還是我請你吧,我們最近剛發了季度津貼,有好幾大千哦,你可以想吃什么都可以。”

  宋和笑,“就不怕我把你吃窮了?”

  劉燕燕從鼻尖里發出一聲哼,“你可別吹牛了,就你那點飯量還想吃窮我,呵,齊師兄家的那只大橘貓吃得都比你多。”

  宋和逗她,“那我就挑貴的,一道菜就要幾百上千的那種。”

  劉燕燕豪爽地一點頭,“行啊,盡管提,吃窮了算我的。”

  兩個人最后去了一間火鍋店,不算貴,但也不算便宜,恰好能讓劉燕燕小小的出血一下,但又不至于一下子吃窮她。

  兩個人一邊燙毛肚一邊嘻嘻哈哈。

  劉燕燕問,“你跟顧總什么時候辦婚禮啊?”

  宋和將燙好的毛肚放進碗里,一邊裹蒜泥麻油,一邊回答,“不知道,沒想過。我們兩個都很忙,沒時間,而且……”

  宋和頓了頓,“我不太想辦婚禮。”

  劉燕燕驚訝,“為什么?”

  宋和反問她,“你不覺得辦婚禮就跟耍猴戲一樣嗎?新人是猴子,賓客們是觀眾,牧師、主持人就是耍猴的人。”

  劉燕燕聽了她這個形容后,仔細想了想,笑起來,“你這樣說倒也對。不過人這輩子,可能只結一次婚,要是不辦婚禮的話,多可惜呀。”

  宋和卻覺得,她能跟顧知周結婚,已經是命運對她的眷顧了,所以在愛情這件事上,她已經沒有遺憾了。

  所以辦不辦婚禮,并不重要。有沒有人祝福,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跟顧知周將一起度過漫漫余生中的每一天。

  而且……那真的很像耍猴戲。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