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趣 > 替嫁醫妃手段高病嬌殘王寵上癮顧颯君夙折 > 第514章 她在躲著一個人
    “是啊,我也覺得奇怪,”顧颯揉揉鼻尖:“因為當時進出湖心島,想要追你母親的男人都是當朝權貴……”

    君夙折驀然凝目而起,看著她的眼神很不友好。

    顧颯知道他的心結,立即道:“好好好,我說錯了,口誤,是你母親認識的那些朋友……”

    真是口嫌體直的標配反應。

    自己口口聲聲的嫌棄母親當年拋夫棄子的惡行,似乎巴不得親自砍她一刀解恨。

    而她就是隨口說了一句實話,就被他護短生氣,好像說那些話就是褻瀆了沈約似得。

    君夙折傲嬌的挑了挑眉,轉了個身,同她一起依在樹根上:“接著說。”

    “忘了,剛才說什么了?我什么都沒說……”

    顧颯沒好氣的懟了回去,但是在迎上他的目光后,還是開了口:“我且問你,你對你母親的容貌,還記得多少?”

    “她的容貌?”君夙折仔細想了想,搖頭:“不知道,我不記得了。”

    “你那時候小,不記得你母親的樣子很正常,但是沒道理那些權貴也不記得吧?”顧颯斟酌著用詞,小心道:“說實話,你母親是個美人,而且,我也聽過你像極了你母親那樣的話……可說實話,哪怕你母親現在就站在你面前,我也看不出你們倆哪像了!”

    沈約也是個沒人胚子,可掄起五官來,還是比不上君夙折。

    君夙折的顏可以說是可鹽可甜,男女通殺的那一種。

    但是沈約并不是。

    她是美,可就是個美人,僅此而已。

    “你到底想說什么?”君夙折被她繞的有些糊涂,只是猜出了一點端倪:“你不會是想說,我母親……沈約,她是易容的吧?”

    “不是易容,是整容!”

    “……整容?”

    “就是用刀把臉徹底改變,永久性的!”

    “……”

    這么一說,好似一切都說的通了。

    沈約拋夫棄子離開君夙折父子后,找人動刀整了容,然后化名沈約,住到了湖心島,深居簡出,再也不與之前的生活產生任何的瓜葛牽扯。

    即便軍侯府陷入絕境的那兩年,她也沒有露面。

    自此以后,就算是與君家父子徹底斷絕了關系。

    君夙折的情緒很低落,沉默了許久,最終還是忍不住問道:“為什么?她為什么要整容?是覺得以前長得不好看,還是覺得……和我長著一樣的臉,是一種恥辱?”

    眼看著他又將負面情緒拉扯到自己身上,顧颯很是無奈的一聲低嘆:“可能,不關你的事……她有可能在躲什么人!”

    雖然沈約什么都沒說,但是從她掌握的信息來看,沈約不惜整容也要離開君夙折,可能和他的身世有關。

    當然,在沒有沈約的肯定之前,這一切都只是猜測。

    “躲什么人?”君夙折疑惑之后,斷然又開始了憤怒:“是在躲我父親,還是躲著我?”

    “都說了不關你的事,是外人,一個她不想見的人……”

    “你怎么知道?”

    “……”

    君夙折這致命的反問,讓顧颯一時不知該說什么。

    她假裝很生氣的蹙眉扭頭,滿臉的不高興:“君夙折,你沒完了是不是?我又不是神仙,什么都知道,我這不都是猜測嗎?”

    君夙折的瞳底閃過一絲異色。

    顧颯的脾氣秉性他是清楚的,氣急敗壞可不是她的行為風格。

    她這么做,定然是因為自己的話戳到了她的難處。

    當下,斂下神色:“你也不要生氣,我只是覺得難以置信,畢竟這事情發生的太快。”

    他穩下了情緒,顧颯也就松了一口氣:“其實,你也不用太焦慮了,如今不是都知道了嗎?等咱們回到寒汀城,再商議后面的事情也行,也趁著機會,這幾天好好的冷靜一下……”

    “回寒汀城?”君夙折想到了什么,驀然坐起身:“遭了,石大路他們還在等著我呢!咱們快走……”

    “啊?”

    顧颯一頭霧水,想不通他怎么那么焦急。

    “不是,你是有什么事嗎?這么著急……”

    ——

    月夜,疾風呼嘯著卷起衣角,獵獵作響。

    顧颯坐在船艙里,打起簾子,看著立于船頭的君夙折。

    月光下,他寬肩窄腰,欣長挺拔,背影透著蕭瑟的孤寂感。

    她剛要起身,漁娘突然從船尾鉆進來,手里捧著兩盞熱茶,遞了一盞給顧颯:“姑娘,江里風大,這是碗熱油茶,你喝了暖暖身子吧。”

    “多謝大嬸,”顧颯接過來,想要給君夙折送去,漁娘笑了:“這是咱們女子喝的茶,他們男人不能喝。”

    “女人喝的?”顧颯這才發現手里的熱油茶,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茶水,而是一碗熱糖水,里面加了紅棗枸杞一些不知名的藥草。

    她聞了下,確定無毒,遂笑道:“大嬸,怎么你們喝茶,還要分男女的嗎?”

    “姑娘看到面前的山嗎?那便是落雪屯,我們這落雪江的水就是從落雪屯出來的,那都是冰山所致,常年飲用江里的水寒氣重,對咱們女子不好,老祖宗們便研究出了這樣的熱油茶,彌補女子的身子。”

    落雪屯?

    原來君夙折要去的地方是落雪屯。

    君夙折并沒有說要去什么地方,只是帶著她雇了艘小船,說要登山。

    上船之后,君夙折便去了橋頭,似乎有什么心事,一直在眺望著落雪屯的方向。

    “姑娘,喝茶,趁熱喝,涼了就不好喝了,”漁娘端起自己的熱油茶,喝了兩口,示意顧颯也喝。

    顧颯謝過,喝了小兩口,感覺味道還行,就是有種酸澀的感覺。

    “大嬸,這里面加了什么?怎么感覺舌頭澀澀的,還有點酸麻的口感?”

    “棗花。”

    “棗花?”顧颯笑了:“是大棗的打出來的花嗎?”

    “……”

    漁娘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她笑。

    顧颯的笑容漸漸沉了下來,遽然意識到不對勁。

    “這茶……”

    “哐當”

    熱油茶從她的手里打翻,同時君夙折也沖入了船艙,穩準的接住倒下的她。

    “主人別擔心,這棗花是無毒的,就是嗜睡而已,”漁娘連忙起身,整個人也恭順了許多,“不過就兩個時辰,姑娘便能醒了,只是……”

    她抬起頭,一臉的為難:“主人,若是她問起您的事……”

    君夙折彎腰坐下,將顧颯抱到腿上:“你說呢?”

    漁娘低下頭,什么都沒說,低頭出了船艙。

    ——

    “誒,情哥哥聽我說嘞,魚兒滿載歸嘞,阿妹等阿哥呦……”

    男人粗獷的嗓音唱著甜膩的情歌,斷斷續續的傳入顧颯的耳中。

    她悶哼一聲,感覺到了舌頭上的酥麻感,瞬間想到了昏迷前君夙折沖過來的情景。

    “唔……”

    “姑娘醒了?阿娘說姑娘醒了之后,若是口渴,就喝點水,若是不渴,就先吃點果子,能解棗花的毒。”十二三歲的小姑娘怯生生的站在床邊,手指勾纏著衣角,臉蛋因為拘謹緊張而通紅。

    顧颯這才發現自己躺在一個石窟壘成的屋子里,房間的一應擺設也都是京都那邊的風格,與暗市的格局有點不用。

    她坐起身,看著桌子上的紅色果子,再看看小姑娘,沙啞的問:“這是哪?”

    “落雪屯!”

    “落雪屯?”顧颯想到了暈倒之前見到君夙折的事。

    如今沒看到他,不知道他是不是出事了。

    當下,不動聲色道:“和我一起的那個男人呢?他在哪?”

    “姑娘口渴嗎?”小姑娘卻不直接回答,而是指向果子:“這是棗果,棗花落下后長大的果子,專門解棗花的毒。”

    顧颯瞇了瞇眼睛,驀然翻身而起,掐住小姑娘的咽喉將她壓在桌上,殺意迸出:“我問你的是,那個男人在哪!”

    “姑娘,手下留情,”漁娘急匆匆的沖進房間,想要救小姑娘,但是顧颯的速度更快。

    她“咔嚓”一下敲碎桌上的茶盞,抓起一個碎片戳在小姑娘的臉上。

    “別過來,要不然我弄死她!”顧颯陰狠沉眸,煞意肆虐:“和我一起的男人呢?他在哪?”

    鋒利的碎片瞬間劃破了小姑娘的臉,鮮血直流,疼的小姑娘大哭。

    “娘……”

    漁娘也嚇的臉色大變,驚恐道:“主人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