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趣 > 甜爆!秦總這么寵老婆?不要命了? > 第129章 那些愛情(大結局)

夢星辰掛斷了電話后都激動的掉眼淚了。

所以茜茜跟馳哥是互相喜歡的,那他們一直以來都沒猜錯啊!

小小的話....

遠哥!

夢星辰捂住了嘴巴,這個好,這個太好了!

原來這一場聚會,竟然成全了三對。

夢星辰激動的就從廁所里出去了,秦時還在外面等著她。

一見她竟然淚光閃爍的樣子,秦時嚇壞了,急忙伸出手,“怎么了老婆?”

夢星辰撲進了秦時的懷里,“老公,我太高興了!”

說完夢星辰便將事情講了,寢室有些驚訝,但也很快淡定。

這結果,有些意外但也在意料之中。

“這下好了。”秦時也很欣慰,“時間差不多了,我們也回去吧,估計等會兒酒局也快散了。等下看看小遠什么時候下宣布了。”

“好!”夢星辰十分開心,兩人坐回了沙發上。

只見陸鳴,夢晨旭還有秦越和姜懷喝得還挺開心,聊得也挺開心。

秦時忍不住笑,湊到夢星辰耳邊道,“就剩這四個了。”

夢星辰也忍不住捂嘴笑。

——

樓上,方遠還抱著石小小呢,抱得是有些久了。

久到石小小都以為方遠是不是睡著了?

如果是,那多尷尬?

石小小忍不住推了推方遠,“遠哥,你...睡著了?”

方遠這才松開了石小小,但卻還是摟著她的腰,看著石小小,一時之間沒有說話。

石小小被他看得有點不自在了,但也沒說話。

就這么看了好一會兒,方遠在十分清楚自己心里涌起的感覺。

之前姜懷在辦公室說的時候,他還否認呢。

原來有的人,確實早就留意到了。

就這么沉默著,石小小倒是有點緊張了,道,“遠哥,你是不是醉了?”

“嗯。”方遠點頭,“確實醉了。”

聞言,石小小心里涌起了一股失望。

哦,原來是醉了啊。

醉了的人,做了什么,說了什么,其實都不那么很作數。

“那你...你再休息一會兒吧。或者我幫你接點水?還是...你想回家休息了?”石小小問。

方遠還是盯著她,沒答。

倒是讓石小小臉紅了,忙道,“你先休息吧,我,我去洗手間。”

說完她便推開方遠,心里有害羞,但也有失落。

誰知道她剛推開方遠準備要走,手卻被方遠拉住了。

方遠微微用力就將她又拉進了懷里。

石小小愣住了,下一秒下頜就被方遠挑起,這一下石小小心如鼓跳。

遠哥,遠哥這,這是要吻她嗎!

他是清醒的還是醉酒的?

思緒還在這恍惚之間,方遠竟然微微躬身低頭直接吻住了她。

第一次接吻的人總是太多的思緒紛亂,腦袋空白。

但沒一會兒就像是主動被蠱惑了一般,石小小主動圈住了方遠的脖子。

方遠的吻似乎更深更急切。

石小小覺得渾身都軟了,這就是和喜歡的人接吻的感覺嗎?

當真喜歡!

方遠是Y國人,在這方面似乎要大膽許多,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醉了,總之吻著吻著,手也不老實了。

石小小今天穿的是短袖加短褲,可以說十分方便方遠上下其手。

不一會兒石小小整個人都軟在方遠懷里了,她心里是又驚又怕,但卻又喜又雀躍。

她知道自己身體的感覺在告訴自己,她是...想要這個男人的。

雖然似乎有些快的不可思議,但人生很多事情不一定非得慢才是好事。

不過方遠染上情欲又上下其手,這讓石小小根本招架不住,又想著一會兒會不會有人上來看到。

所以便急忙去推方遠的手,害羞不已,“遠哥,別...”

方遠的理智也些許回籠,又深深地吻了吻石小小,清晰地感知到自己心里涌起的密密麻麻的喜歡之后,道,“走吧,我們下去。”

石小小紅著臉點頭,此時真應了那句話,在喜歡的人面前誰都是溫柔且溫順的。

方遠牽著石小小下樓,兩人都沒說話。

石小小在想,她是什么時候喜歡上方遠的。

或許是第一次吧。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那天在秦越的接風宴上,就埋下了喜歡。

眼看著兩人就要到底樓了,石小小的心跳的更快。

忍不住想,方遠會不會像夢大哥那個也直接宣布:女朋友?

就在這時,兩人已然下了樓。

陸鳴還在和夢晨旭吵吵鬧鬧,但夢星辰和秦時,還有夢晨陽和李宓兒都看到了兩人。

“天。”李宓兒驚得捂住了嘴巴。

夢星辰則是靠在秦時懷里嘿嘿的一個勁笑。

秦時的唇也揚著,顯然心情很好。

兩人繼續上前,接著陸鳴他們也看到了。

陸鳴直接炸了,“臥槽,臥槽臥槽,幾,幾個意思?遠哥你!”

夢星辰這時才忙道,“給大家說一下!小小和馳哥是演戲的,是因為趙薇兒搞的那個帖子!馳哥現在跟韓茜,嗯,已經回家了!至于在做什么嘛,咳咳,我就不知道了!”

眾人瞬間瞪大了眼睛,也瞬間明了了。

方遠笑了一下,倒是直接道,“我們也先走了。”

眾人:“?”

我去,這么急的嗎?!

秦時問了一句,“去哪里?

方遠倒是直接道,”酒店。“

說完還真的就牽著石小小走了。

石小小都震驚了,酒,酒店?

這,這么快的嗎?

眾人一個勁地叫,陸鳴道,“我去,方遠這小子來得猛啊!”

說完便看向秦時。

秦時道,“下先手為強。”

眾人愣了一下。

李宓兒急忙道,“這個我知道,我知道!”

之前吃飯的時候,她就坐在李清霜旁邊,親耳聽到了李清霜和潘琴的談話。

就是關于方遠婚事可能無法自己完全做主的談話。

所以看方遠這意思是...生米煮成熟飯,我看誰能攔得住?

而且方遠是當著眾人直接這么說,直接帶走了石小小,那就意味著更要對這件事負責。

否則,這不禽獸么?

夢晨陽點頭,“嗯,倒是可行。”

畢竟方遠在感情方面一直都沒有任何對象。

L家也是有大臉面的,皇室也有臉面,你家太子爺把人家小姑娘給睡了,難道不給個交代?

石家的家世比起方家的家世確實差得太多。

但是石家和秦家交好,夢星辰和石小小也感情要好!

這也是人脈,這也是資源,秦家和秦時肯定是要鼎力支持石家的。

再則,方遠既然如此直接,那就是喜歡了,秦時就更沒有不支持的理由了。

如此一來皇室倒也不能完全地挑出什么大毛病了。

——

路上。

石小小倒是挺忐忑的,因為之前李宓兒就跟她八卦過李清霜和潘琴的談話了。

她知道她和方遠的家世相差甚遠,今天實屬意外,也有酒精的推波助瀾。

但人都是這樣,面對感情的涌動,有時候又很難用理智去克制的死死的。

原本她只是仗著確實有點醉酒,偷親了方遠。

但這后來的走向實在出乎她的意料。

不過她哪能有秦時那么聰明,能想到方遠直接拉她去酒店的深意。

她只以為,方遠應該是...開放?

她現在的狀態也不能說完全清醒,還是半醉著的,暈暈得更不太能想得明白。

直到被方遠帶進了總統套房,整個人都有點傻眼了,但又回過神來。

剛好回過神,方遠就摟住了她,吻她。

石小小的思緒十分復雜,但又禁不住沉溺在方遠給的欲望里。

直到方遠將她壓在了柔軟的大床上,輕而易舉地剝去了她的衣物,少女才害羞又害怕了起來。

方遠凝著她,聲音微啞地問,“緊張?”

石小小能不緊張嗎!

她都被扒光了,方遠還衣冠楚楚...

而且這...

不過她到底是大半醉,勇氣也要更多一些,搖了搖頭,道,“還,還好。我,我玩得起!”

方遠緩緩挑眉,伸手接衣服扣子,聲音有些笑意,“誰跟你說是玩了?”

石小小微愣,啊,不是玩嗎?

心突然跳得飛快,不是玩,那是...來真的?

來來來真的??

L家的太子妃?

Y國皇室親王的皇妃?

石小小瞪大了眼睛,被嚇到了,整個人都懵了。

酒也被嚇醒了一半,此刻竟然想跑路了。

只是她還沒來得及跑路,方遠滾燙的身軀就壓了上來。

坦誠相待的觸感和溫度驚得石小小話都說不出來。

方遠的唇帶著笑意,道,“你只是想玩?”

一下被這么問,石小小下意識地解釋,“不是,我只是...”

只是知道你家門難進。

“只是知道...”石小小結結巴巴的道,“我聽宓兒說,霜姨和我媽聊天聊到你,你,你的婚姻,無法自己....”

方遠的吻落了下去,就說了兩個字,“安心。”

少女的唇帶著幽香,還有酒的香甜,方遠也是有些醉的。

酒精將情感放大,理智縮小。

很快,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石小小到底還是緊張又害怕了。

方遠哄著她,“別怕,我輕點。”

說完便徹底的占有了身下的人兒,那如花般的少女。

疼痛讓少女本能的皺眉,嗚咽,甚至有那么一刻后悔了,疼啊!

但這關到底要過,好在方遠紳士又溫柔。

不一會兒那低低的嗚咽聲便化成了另一種嬌俏的滿足聲,和男人略重的呼吸交織糾纏。

——

方遠和石小小提前離場后,案也破了。

果然是假的,演的。

至于明天如何跟父母說,這就很簡單了,坦誠相告就可以了。

大家的父母都不是迂腐之人,相反十分開明,何況現在一對變成了三對,這是喜事呢!

沒有這場戲,沒有這頓酒,這三對還不知道要磋磨多少時間呢。

如此甚好!

皆大歡喜!

*

這邊眾人也散場回家了。

夢晨陽自然是要送李宓兒回家的。

之前,咳,夢晨陽不過就是親了李宓兒的唇一下,現在一想,比起方遠,簡直太含蓄了!

所以人家歪果仁就是不一樣吧!

這下兩人一起坐在車后座,李宓兒倒是有點心猿意馬了!

咳,就怎么說呢。

夢晨陽這人吧,用衣冠楚楚來形容特別適合不過了。

沉穩,話少,卻不會沒有存在感。

即便是跟秦時坐在一起,一共沒說到幾句,但也依舊非常有存在感。

畢竟從政的人跟商人的那種感覺是不一樣的。

從政的人總是自帶著幾分威嚴的。

以至于兩人坐到車上以后,都有點沉默寡言。

直到李宓兒的家都快到了,李宓兒實在憋不住了,叫了一聲,“夢大哥。”

夢晨陽才應,“嗯,在。”

李宓兒微微蹙眉,問,“嗯,之前在包間你是不是....不好意思拂我面子所以才...才答應了。”

夢晨陽一愣,忙道,“沒有!”

如果是這樣,那夢星辰去通知雙方父母的時候他就不會同意了。

李宓兒還是有些疑惑,“真的嗎?”

“真的!”夢晨陽再次保證。

李宓兒這才放心下來。

車開到了李家門口,李宓兒要下車回家了。

夢晨陽還是十分彬彬有禮,自有威嚴,道,“回家好好休息,明天醒了給我打電話。”

“哦。”李宓兒點了點頭,不過在要下車之前她到底沒忍住主動吻了夢晨陽。

原本以為就是一個晚安吻,誰知道因為李宓兒的主動,夢晨陽立馬奪過了主動權深吻她。

下車后李宓兒就在暈乎乎地想,哦,看來夢大哥到底還是很含蓄啊!

以后還得她主動點!

不然,能急死個人!

——

一場場甜蜜的愛情暫時落幕。

時間一晃總是過得很快,帝都也迎來了一場無比盛大的婚禮。

自然就是夢星辰和秦時的婚禮了。

這場婚禮萬眾矚目,在國際上也掀起了震動。

畢竟這位天之驕子的商業天才居然結婚了!

繁瑣又熱鬧的婚禮結束后是兩人溫馨甜蜜的洞房花燭。

陸鳴是怎么都要鬧洞房的!

于是整整鬧到了快十二點,所有人才散去。

此刻房內紅燭搖曳,夫妻二人緊緊相擁。

夢星辰也終于對秦時說出了藏在心里已久的秘密。

她說:“老公其實我也暗戀你,暗戀了你好多年,從十六歲開始。”

秦時一開始是有幾分愕然的,隨即才恍然大悟,為什么她當初突然主動找他閃婚。

原來如此。

夢星辰又問他,“那你呢?從什么時候開始?你還要...把它當做秘密嗎?”

秦時愣了一下,凝著自己妻子漂亮又洋溢著幸福的小臉,他沒做聲,在思考。

他以為這個問題她不會再問了,但沒想到她只是將它留在了洞房夜問。

看來,這個問題是沒有辦法回避了。

秦時沉默了好一會兒才道,“很久,小時候?”

夢星辰有點驚訝了,“小時候?是我小時候嗎?”

秦時有些艱難的點頭,“嗯,也是...我小時候。”

夢星辰這才突然有點明白,他為什么一直說是秘密,為什么一直說要罵,所有人都罵。

這里面不光牽扯了她和秦馳的“青梅竹馬”,還因為兩人的年紀差。

年紀差在長大后并不讓人覺得有什么不妥。

可是放在小時候就十分不妥了。

比如,她才八歲的時候,秦時已經十六歲了。

八歲的孩子還是幼童吧,可十六歲的少年已經意氣風發發育完善。

說個很不好聽的,一個十六歲的少年喜歡一個八歲的幼童,他心里會怎么想?

別人心里又會怎么樣?

你這不....挺那什么的么!

所以其實這場暗戀,對秦時來說,并不友好。

年齡的差距過大,在年輕時就真的很難去定位。

秦時以前都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戀童....

所以才導致這么多年他緘口如瓶,甚至就沒想過要主動跟夢星辰在一起。

因為他一直覺得....自己那么小就喜歡人家了,真挺不是個東西的。

夢星辰把這些都串了串,也很快就心中了然。

突然很心疼秦時。

其實不是那樣的,但事已至此不必追尋太多過去。

夢星辰對秦時甜甜一笑,道,“老夫少妻很好啊,我很喜歡!”

說完就主動吻住了秦時的唇。

這一晚夢星辰很主動,勾得秦時的魂都快沒了。

情到濃時,夢星辰在秦時耳邊低語。

“老公我好愛你!”

“老公,我們生個孩子吧!”

(全文完)

感言:這本文頂著很大很多的壓力開的,到此為止,無愧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