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趣 > 世子,世子妃又瘋了 > 第285章
赤炎帝還妄圖以利益,以權位引誘其他大臣為自己賣命,但是沒有人愿意聽,他們再怎么樣也不會背棄自己的家鄉,不像赤炎帝,為了一己之私,竟然與敵人合作。
這種叛徒的行徑,根本不適合當一國之君。
在丞相和宸王以及老國公三人的建議之下,文武百官一致決定廢帝,同時廢除君昊陽和影等一干人,另外,還讓赤炎帝下罪己詔。
一則為給那冤死的將士們平復冤屈,二則也是為了討伐蒼溪國在背后挑撥離間,三則是讓其余歸屬蒼溪國的附屬國們知道蒼溪國的陰險狡詐。
沒了反抗之力,赤炎帝只能乖乖就范,而君昊陽和影等人,也被終生圈禁起來。
國不可一日無君,眾大臣商議了一番,本欲讓宸王上位,可是宸王壓根就沒那個心思,就連夙硯玨也是避之唯恐不及,這番作態,令大臣們哭笑不得,一時間倒是沖散了此番事變帶來的一些陰霾。
文武百官各抒己見,遲遲商議不下,最終在商綰濘忍無可忍之下,直接把千夜昭推上位。
本來千夜昭就是小王爺,也有皇室的一部分血統,人品方面嘛也沒的說,讓他登上大寶簡直合適不過了。
千夜昭想都不想就要拒絕,可是在夙硯玨的強勢壓迫下,他只得默默含淚的坐上龍椅。
那可憐巴巴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底下做的是什么毒蛇猛獸呢。
帝位既定,剩下的事情就不是商綰濘等人需要操心的了,她帶著商且梵和老國公回了國公府。
祖孫幾人一番長談之后,商且梵決定帶著老國公去言崢的地方,為他養老,同時也是為了陪伴言崢。
經歷過滿門盡滅之后,老國公凡事都想得很開,面對孫兒與男子相愛之事,他沒有反對,只要孫子能夠幸福就好。
倒是夙硯玨和宸王商量了一下,決定等日后他和商綰濘的孩子中,選一個從商姓,也算是個商家留個血脈。
送走商且梵和老國公等一干人后,商綰濘不免有些惆悵。
“娘子,你若是想他們,我們隨時可以過去小住,你不是也有出入那個地方的鑰匙了嗎?何必傷感?眼下應當開心才是,想做的事情都做到了,而且你我身上的毒都解除了。”夙硯玨將人攬在懷里寬慰道。
“哎!小的時候,我是真的拿他當親伯父看待的,沒想到他那么早就算計了這一切,更沒想到他連宸王府也沒放過……”商綰濘感慨道。
赤炎帝自盡之前,曾要求見他們一面,也許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吧,在臨死之前,他將一切和盤托出。
原來商綰濘身上的毒是他所下,為的就是牽制國公府,可是他又對商綰濘起了真正的疼愛之心,心生不忍,最終將解藥的蠱蟲種在夙硯玨體內,為的也是給商綰濘留下一線生機。
他自己也很矛盾,一方面既擔心國公府功高震主,一方面卻又不忍心下手,沒想到命運弄人,他最終還是被自己的一時心軟給毀了……
“不去想那些了,接下來我們兩個的主要任務就是游山玩水,同時盡快的多生幾個孩子,讓父王,讓爺爺等人三年抱倆,忙不過來……”夙硯玨狹促道。
“這種事情,光憑我一個人努力是不行的,還得看你行不行……”
“我行不行,娘子不如現在就體會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