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趣 > 蛇婚 > 番外 番外3今生圓滿
    陸家村!
    終于滿月了,我忍不住長呼口氣,不,應該說終于在屋里坐月子足足坐了42天。
    我其實真的感覺自己生了三胞胎對身體一點影響都沒有,完全可以蹦蹦跳跳的。
    而且別人生了之后必定會肚皮松弛,有的甚至肚子還是大的。
    但我生了后,身材完全恢復了,甚至可以說比沒生之前反而更加凹凸有致。
    胸大了,腰細了,臀翹了,簡直不要太好。
    我本來想著母乳喂養的,聽說母乳比較有營養,而且嬰兒喝了母乳也會抵抗力強一些。
    但,應淵離這個大醋桶,占有欲強的令人發指,他竟然不肯我母乳喂養。
    三個娃兒在我身邊嗷嗷待哺,我還沒掀開衣襟,就被應淵離把三個娃兒扔出去丟給白逸風他們了。
    美其名曰說是不想讓我喂母乳辛苦,但誰不知道這家伙就是不想讓孩子吃奶。
    我幾乎都可以想象到以后他會跟孩子爭寵的畫面,簡直是不忍目睹。
    不知不覺,已經暖春了,沒有了陰氣的陸家村,簡直不要太溫暖。
    因為坐月子,師父那邊知道我生了娃之后本來是要第一時間過來看我的。
    不過我想著老人家年紀大了,而我又還在坐月子不方便招呼他們。所以就沒有讓他們過來了。
    我跟師父他們說等我出了月子天氣暖和一點就帶著三個娃去看他們。
    雖然說我坐月子被伺候的無微不至的,應淵離幾乎寸步不離的在我身邊照顧我,但待久了也很想出去外面走走看看。
    所以一出月子,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去青云道觀了。
    幸虧我們家娃不是普通的嬰兒,不用擔心它們太嬌弱,他們有了我那天帝老爹跟菩薩師父的法力加持,再加上他們本身就是神子神女,抗造的很,所以帶出門也完全沒問題的。
    不過應淵離不舍得我舟車勞頓的,答應我晚上把我送到青云道觀去。
    師父大師兄他們知道我要過去道觀,高興的不得了。
    甚至當天宣布道觀閉門謝客,不接任何香客,就為了能夠讓我有個安靜點的環境大伙兒好好敘舊。
    三個娃雖然才一個多月,但卻十分乖巧,不哭不鬧的,餓了咳了就咿呀一聲。
    我家人簡直稀罕死了我三個崽,而白逸風肖林軒他們幾個也是對三個崽稀罕的不得了,于是就老是會出現一堆人圍著三個崽轉的畫面。
    至于我跟阿淵,就樂得清閑。
    我爸媽本來想著跟我們一起去道觀照顧三個崽的,不過想著家里還有老人要照顧,就讓他們留在家里。
    肖大哥他們現在還是鬼魂,并不能進去青云道觀,所以跟著我們一起去的,就白逸風了。
    而白逸風對此簡直不要太高興,他一個意氣風發的年輕人,現在已經儼然成了一個最合格的奶爸,哦,不能這么稱呼,不然阿淵這大醋桶知道了會酸死,應該說,奶舅?
    當晚,我跟應淵離飄在前頭,而白逸風拎著搖籃,上面睡著三個小崽崽,朝青云道觀的方向飛去。
    我的手腕上,還是纏繞著花花。
    我記憶回來后,我也想起來花花的身世了。
    花花是我之前去人間歷練時,救下來的一條小蛇,而后來我把它放生到了昆侖山。
    后來巧合之下它在昆侖山受了傷又被應淵離給救了,后面就一直跟在阿淵身邊,知道我把阿淵救出來,它認出我來,也就甘愿待在我身邊保護我。
    而它之所以能召喚群蛇,一是因為它身上有我跟阿淵的靈氣,這種靈氣會讓凡間的群蛇甘愿被它號召。
    它一條千年的蛇之所以到現在都沒有修煉成精,主要也是因為它之前也是跟應淵離一起沉睡狀態。
    花花是一條有靈性的蛇,假以時日,它定能修煉成精,乃至化蛟成龍。
    所以我決定把它送回昆侖山去,讓它待在那邊好好修煉。
    起碼昆侖山那邊靈氣略微充裕,對于動物來說,是凡間比較稀少的修煉之地了。
    去道觀之前,我率先用瞬移術把花花送到了昆侖山。
    來到了不周山邊,看著在我手腕上昂頭依依不舍的看著我的小花蛇。
    “花花,在這里好好修煉,我等你修煉成人形的時候來找我。”我輕柔的拍了拍花花的小腦袋,朝它柔聲說道。
    花花乖巧的點了點頭,隨后用它的蛇腦袋親昵的蹭了蹭我的手腕。
    “乖,去吧,好好修煉。”我朝花花說道。
    不管是百年還是千年,我們的聯系,都不會割斷,畢竟我現在雖然是凡胎肉體,但我恢復了前世的記憶,等這一世我自然老去了,我就恢復成我四方之靈的朱雀身份,保護這天下,花花要想找到我,也是很容易的。
    我蹲下身,把花花放在了地上。
    花花一步三回頭的,終于依依不舍的離去了。
    這對于花花來說,在這里修煉是最好的選擇了,留在我身邊,對它的修煉并無益處。
    送走了花花,我又用瞬移術直接來到了青云道觀。
    一到青云道觀,我不禁被眼前的畫面給逗笑了。
    只見三個崽崽坐在睡床上,而崽崽們的周圍像眾星拱月一般,站滿了人。
    師父,師兄師姐,還有秦朗他們幾個大小伙。
    而睡床上,幾乎堆滿了一個個精美的禮品盒子,還有的都堆到地上來了。
    而這些禮物自然都是師父他們給送給崽崽們的。
    三個粉妝玉琢的小崽崽,他們已經睡醒了,正睜著一雙烏溜溜圓滾滾的大眼睛看著師父他們,不哭不鬧的,分外討喜可愛,讓人忍不住就想抱在懷里。
    而應淵離跟白逸風,兩人都已經被擠在了人堆外頭。
    “哎,你們別靠太近了,別傷著寶寶。”白逸風在人群外頭扯著嗓子著急的喊道。
    但他又知道眼前的這些人都是我重視的人,所以他也不敢怎么樣,換做別人,估計早把人一個個給扔出去了。
    應淵離倒是老神在在的,我一出現時他就發現我了。
    “把花花送回去了?”應淵離拉起我的手,雙手暖著我略微冰涼的雙手。
    “嗯,送回去了。”我點了點頭。
    聽到我的聲音,站在人群最外頭的秦朗猛的轉身,看到我后驚喜的喊了一聲,“小師姑。”
    一聲小師姑,讓所有人都朝我看過來。
    師父從人群里走出來,走到我面前,滿臉慈愛的打量著我,“乖徒兒,看你氣色挺好,看來蛇仙大人把你照顧的極好。”
    “是啊,我感覺這坐月子簡直跟豬一樣似的,吃飽睡睡飽吃。”我笑著說道。
    “小師妹,三個娃娃取名字了么?叫啥名字,這三個娃都長得好像,怎么排行?”大師兄連忙朝我問道。
    我走到搖籃邊,三小只真的長得特別像,不知道長大后會不會就能分辨出來。
    不過還好我還是能分辨的出來的。
    “最大的是男娃,取名叫無畏,這兩個女娃娃我生的時候也沒留意誰先出生的,所以這兩姐妹就不分大小了,這個叫無憂,性子比較活潑,這個是無慮,性格就文靜很多。”我笑著說道。
    “應無畏,應無憂,應無慮,這名字極好。”師父他們聽罷,都連連點頭,名字配上應淵離的姓,確實還挺配的。
    我記憶回來后,閑下來時我也跟師父他們說過我的前世今生,他們也知道了我的真實身份,對此他們也并沒有多詫異。
    其實就以師父的睿智來說,他早就知道我不是一般普通人,所以知道我是四靈之一,甚至是天帝之女,也覺得正常。
    師父把我拉到一邊坐下來,一臉嚴肅的朝我說道,“乖徒兒,師父得開始閉關修煉了,咱這道觀,就得你來繼承了。”
    “閉關修煉?那得多久呀?”我一愣,我原本是想著,等師父年紀大到確實沒有多余精力去打理道觀的時候再來繼承這觀主之位,所以真沒想到師父那么快就把這位置傳給我。
    “也不確定,師父打算到處走走,走到哪修煉到哪,為咱青云道觀盡心盡力了一輩子,師父也終于找到接班人可以放手了,可以出去過閑云野鶴一般的日子了。”師父滿臉驕傲又自豪的看著我,“我們道觀有你的帶領,必定能夠輝煌下去。”
    “這……”我有些猶豫,不禁看了眼大師兄,“我可能沒辦法一直待在道觀,不知道大師兄可不可以做代理觀主幫我主持道觀?”
    “只要你大師兄同意,師父自然沒有意見的。”師父笑著說道,他看向大師兄,眼里也是有著信任跟認可,“你大師兄的能力,為師信得過。”
    “大師兄,拜托你,幫我做這個代理觀主嘛?我還那么年輕……”我正想說我還那么年輕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但應淵離在一旁卻開了口,“只要柳道長同意做這代理觀主,替小奈兒分憂解勞,本尊送你這一瓶丹藥作為酬謝。”
    隨后他便從衣袖里掏出了白玉瓶子,遞給了大師兄,解釋道,“一顆丹藥可解百病,可以漲修為,里面有三十顆。”
    大師兄本來還要推辭一下的,看到這丹藥,頓時兩眼一亮,二話不說就把白玉瓶子給接過來死死抱住,猛點頭,“可以可以,小師妹讓我代理多久我就可以代理多久,我可以替小師妹代理一輩子。”
    “蛇仙大人,我的能力其實也不差的,其實我也可以輪流做這個代理觀主的,畢竟大師兄年紀也大了,我們道觀香火旺事兒還挺多的,我怕他太過操勞了。”二師兄羨慕的眼淚都要從嘴角流出來了,他眼饞那丹藥。
    “啊,我們也可以的。”五師兄也連忙舉手叫道。
    應淵離又從衣袖里掏出來一盒子,上面整整齊齊的擺著白玉瓶子。
    “人手一瓶,青云道觀就勞煩各位代替小奈兒管理了,她未來幾十年還有要事要忙,就只能當個掛名觀主了。”應淵離說道。
    還真的是人手一瓶,就連我那幾個大師侄都有。
    我忍不住笑著看了眼應淵離,這家伙是懂賄賂的。
    而應淵離朝我勾唇笑的意味深長。
    “對了,師父,你之前曾說過,我能夠幫道觀渡過一劫,解除劫難,這劫難,啥時候來呀?”我想起這事兒,連忙朝師父問道。
    “你已經替我們道觀解決了劫難了。”師父笑呵呵的說道,“從我卜卦的卦象可以看出,我們道觀未來都能順風順水的。”
    “解決了?啥時候解決的?”我一聽,愣住了。
    “鐘啟山就是我們道觀的劫難,因為他,我們道觀有毀滅之災,幸虧你解決了鐘啟山,才讓我們道觀平安渡劫。”師父解釋道。
    我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我在道觀住了幾日,師父就要出門去云游修煉了,而我也回了陸家村。
    之前一直在外奔波,現在我倒是想安安靜靜留在陸家村,打算好好的帶娃,做一個全職寶媽,雖然,孩子粘我,但到我懷抱的機會少之又少。
    白天我爸媽他們霸占了三個崽,晚上就是肖林軒白逸風他們幾個給霸占了。
    今天,我把肖大哥他們給叫來集合了一下。
    肖大哥,陸小艾,紅姑,童婉婉,還有何文才,以及那個戲曲女鬼我們給她取了個名字叫應小曲,她是應淵離救的,就當是應淵離那邊的親戚算吧。
    白逸風也跟上來了。
    我看了眼他,也好,反正他也可以聽。
    “肖大哥,紅姑,小艾,阿才,小曲,從今天開始,三個寶寶就不需要你們幫忙照顧了。”我開口朝他們說道。
    “啊?為什么?是我們沒把三寶照顧好么?”陸小艾一聽,頓時急了。
    肖林軒等人也臉上露出了著急的神色。
    這一個月里,他們跟三寶朝夕相處,早已經有了很深的感情。
    “不是,你們照顧的很好,有你們照顧我真的可以做個甩手掌柜。
    但我得為你們的將來做打算,我并不想你們只是做三個寶寶的保姆,我更想你們能提升自己,你們現在不過是鬼魂,說到底還是處于鬼界的底層,所以我想把你們送去修煉,等修煉到了一定修為,你們就能成為鬼仙了。”我搖了搖頭,朝他們解釋道。
    “鬼仙?這,我們普通鬼魂,哪里能夠那么輕易修煉成鬼仙。”何文才率先不敢置信的驚呼道,畢竟在鬼界,鬼仙可不是任何鬼魂都能隨便修成的。
    “有我們幫你們,你們只要好好修煉,必定能在三寶的抓周日之前成為鬼仙。”我笑著說道,拉了拉應淵離的手。
    應淵離點了點頭,“本尊送你們去上古之境,那里靈氣充裕,只要你們潛心修煉,必定能成。”
    紅姑他們聽罷,都不禁萬分感激,激動的全都跪在了我們面前。
    “謝謝帝尊,謝謝小奈。”
    能成為鬼仙,對于他們來說,是達到鬼生的巔峰了。
    這是鬼界里多少鬼魂夢寐以求的事兒啊。
    應淵離看他們同意了,也二話不說,立刻就帶著他們離開了大廳。
    這家伙,做事就是這么雷厲風行,連道別的時間不留給我們。
    不過想想也沒啥好道別的,不到一年,他們就能回來了。
    到時候,回來的身份,就不再是孤魂野鬼,而是,鬼仙!
    白逸風看到跟他搶三寶的幾個礙眼的家伙都走了,頓時眉開眼笑。
    “太好了,終于沒人跟我搶娃了。”
    “小白,你就自己跟上去吧,阿淵說你也得去上古之境修煉,沒升級到蛇仙級別,不準回來。”我有些幸災樂禍的看著白逸風,笑瞇瞇的說道。
    “我現在做陸家村的蛇君做的好好的,我不稀罕當蛇仙。”白逸風立刻搖頭不肯走。
    “陸家村現在可沒有什么蛇君了,你這蛇君早就被廢除了。”我笑著說道。
    對,白逸風的身份我也是后來才知道的。
    他是妖界蛇族之王的獨子,也就是蛇族的皇子。
    當時他還是一顆蛇蛋的時候被扔到了凡間的深山老林里,是因為當時妖界大亂,蛇族之王為了保護自己的獨子,這才放到了那深山老林里。
    本來是想著等妖界戰亂平息了后再把白逸風接回去的,沒想到戰亂百年,等戰亂平息后,他們再去深山老林里找已經找不到白逸風了。
    嗯,是被我帶走了。
    不過后來他們看到我對白逸風那么好,又看出來我的真實身份是天帝之女,覺得讓自家兒子留在我身邊就等于多了一個堅不可摧的靠山,所以也就一直讓白逸風養在我身邊。
    只是千年前我還沒來得及告訴白逸風他的身世,我就出事了。
    也是我這一次記憶回來了才把白逸風的身世告訴他,而他不想回去繼承皇位,只想留在凡間做我這三娃的保姆,真真是,胸無大志啊。
    但我肯定不可能讓他這么墮落頹廢的,蛇族之王也就只有白逸風這么一個兒子,他肯定得繼承皇位的。
    所以他必須強大,才能保護蛇族。
    既然他父皇把他送到我身邊,那我自然不能辜負了他父皇的愿望。
    于是,白逸風還是被我逼著去了上古之境修煉去了。
    一直圍繞在身邊的朋友一走,頓時覺得冷清了不少。
    不過短暫的離別,是為了以后更好的重逢,這不但沒讓我有半點傷感,反而對未來多了不少的期盼。
    接下來的一年時間里,白天我爸媽幫我們帶娃,晚上是我跟阿淵帶。
    但阿淵這家伙,他帶娃是直接把娃兒放在睡床上,然后放隔壁房間,沖十瓶八瓶奶粉放在他們的小床上,讓它們渴了自己喝。
    我都要被他無語死了,他們還是嬰兒啊。
    后來,我爸媽知道阿淵的帶娃方式后,就不樂意把娃給我們帶了,讓我們年輕小兩口自個兒玩去,別來虐待他們的小外孫。
    我哭笑不得,阿淵則舉雙手雙腳贊成。
    不過沒有了娃在身邊,我跟阿淵毫無顧忌的過上了沒羞沒臊的日子。
    我覺得我生娃完全不辛苦,想著要不再生幾個出來,但應淵離不肯,說有三個已經占用我的時間了,再多幾個他在我心里就更加沒地位了。
    哎,真是可惜了我跟他的好基因了。
    一年后。
    終于到了娃兒一周歲了。
    這個周日,我們打算跟三個娃兒舉行一個抓周禮。
    我不禁有些期盼,肖大哥他們,不知道能不能趕得過來。
    不負我望,他們竟然都趕來了,跟我之前想的那樣,他們真的修煉成了鬼仙。
    看著他們身上縈繞著的仙氣,我不禁替他們高興。
    而我看著何文才跟陸小艾的互動,忍不住挑眉,這兩人,好像,關系變了?
    陸小艾看何文才的眼神都是嬌俏含情的,呦,兩人竟然還牽手手了?
    何為才跟陸小艾走到我面前,他們兩人臉上都是幸福的笑意。
    “小奈,我想跟阿才成親。”陸小艾羞答答的說道。
    “完全可以呀,我給你們張羅親事。”我一聽,頓時樂了。
    挺好的,小艾斷了對肖大哥的癡念,她跟何文才現在郎情妾意的,看得出他們倆現在特別幸福。
    沒想到讓他們修煉還能湊成對。
    過了會兒,白逸風也回來了,他身上,也縈繞著仙氣,他也化蛇成仙了。
    “來來來,東西備齊了,人也到齊了,我們來給三寶舉行抓周禮吧。”我媽笑著朝我們說道。
    我們大家坐在地毯上圍成一個圈,讓三個孩子一字兒坐著排開,他們身前,都擺著各種物件。
    有算盤,有書本,還有我們老陸家必有的傳家寶羅盤桃木劍。
    三娃一歲多了,長得還是很像,不過無畏的小臉上多了幾分堅韌。
    而無憂更加活潑了,是古靈精怪的性子。
    無慮就相對文靜高冷一些,不太愛搭理人的那種。
    三寶看著眼前的東西轉一圈,似乎是興致缺缺的樣子。
    隨后無憂看到了肖林軒,頓時大眼發亮,她爬到了肖林軒的面前,朝他伸出小短手,抱住了他的胳膊。
    我們都不禁驚呆了,小姑娘竟然抓的是肖大哥?
    而且那么多人她竟然就選了肖大哥?
    無慮她小臉蛋鎖定了白逸風,隨后她倒沒有爬到白逸風面前去,而是朝他伸出兩只小手手,高冷的朝他說出一個字,“抱!”
    白逸風臉上有一瞬間的錯愕,接著就是激動,而后他立刻三步并作兩步走到了無慮面前,彎腰把她抱了起來。
    我們更是愣住了,兩個小姑娘竟然都選上了人?
    沒事沒事,我兒子應該正常點,會選物件吧。
    忽的,一股強烈懾人的陰氣憑空出現,隨后一個身穿黑衣身形高大的男人出現在了無畏的面前。
    我看清了眼前的黑衣男子那張俊美的臉后,不禁驚喜,“冥王哥哥?”
    我可是還記得,以前我被我天帝老爹去上古之境找阿淵的時候,他有帶我去地府就是遇到了冥王哥哥。
    這一世,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他出現。
    之前想著去地府找他的,畢竟他也幫了我不少忙。
    不過他出差公務去了,所以一直也沒空。
    冥王雖然是地府的大佬,但他卻完全沒有半點陰沉,反倒是給人一種很爽朗的感覺。
    “小丫頭,我們又見面了,沒想到你竟然還當媽了。”冥王朝我露齒一笑,隨后他低頭看去,就看到抱著他小腿想要站起來的小家伙。
    他眼一亮,立刻彎腰把小無畏給抱起來,“哎喲,好可愛的小家伙,帝尊,小奈,我能抱小家伙去我們地府玩玩么?我肯定照顧好小家伙的。”
    “好。”應淵離想也不想的點頭答應了,完全不帶猶豫的。
    “那我抱走了。”說完,他就像一陣風一般,人就不見了。
    這,冥王哥哥不會就是來帶我的無畏走的吧?
    “不是,無畏才一歲,他一個大男人,能帶好娃么?”我媽擔心的問道。
    “媽,沒事兒的,冥王哥哥很會照顧小孩子的,別看他一個大男人,其實很細心的。”這點我很肯定,之前去地府的時候,我跟他也是相處過的。
    我看著地上擺的給三寶選的物件,不禁扶額嘆息。
    三個都選了人,可見我家三個娃注定是不一般的。
    我看向抱著無憂無慮的肖大哥跟小白,猛的想起一件事兒,我可是被阿淵養大的媳婦兒。
    想到這,我不禁眼皮跳的厲害。
    小白跟肖大哥,以后不會要成為我女婿吧?
    “……”我被我自己這個想法給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