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趣 > 惹火玩情:晚安,裴先生! > 第582章 沒有喜歡過你
  沈嘉檸回過神來,沉聲道:“可他同你無冤無仇,他不會無故這么做。”

  她知道,裴時瑾是個城府頗深、心狠手辣的人。

  可對于不曾招惹到他頭上的人,他沒理由會這么做。

  前世,即便她最初愛慕宋煜宸,為了宋煜宸幾次三番傷了他,可他也不曾置宋煜宸于死地。

  沒道理,面對孟邵城的時候,他便會下此狠手。

  孟邵城垂下眸子,遮住眼底的自嘲,許久未曾做聲。

  沒錯,他承認當初是他失控,按捺不住,甚至于在她面前,他沒有勇氣承認。

  可他付出的代價已經足夠,裴時瑾卻仍舊不愿罷手。

  他想要的不過是個公平競爭的機會,哪怕是不能被她喜歡,他也只想陪在她身邊。

  可最后,他卻連見她一面都成了奢望,連聽她說一說話,都成了幻想。

  沈嘉檸沒有催促,而是耐心的等著。

  半晌,孟邵城緩緩開口:“那年你酒醉,我偷偷吻了你,被裴時瑾撞見。”

  沈嘉檸啞然,半晌說不出話來。

  記憶如潮水般席卷而來,那時,她大抵還未同裴時瑾重逢。

  可好像也就是那次的聚會開始,小明對孟邵城的態度也明顯疏遠,再不如以往親近。

  孟邵城忍不住點了支煙,咬在嘴里。

  “我知道那并非君子所為,可年少悸動,當時也是情難自禁。所以裴時瑾逼我出國,我認了,可他又比我能好多少?”

  那幾年,他一直守在沈嘉檸身邊不假。

  可裴時瑾又何嘗不是一直在暗中盯著?像獵人一樣守著自己的獵物,不允許旁人染指半分。

  誰又比誰高尚?

  不過是他裝的更好一些罷了!

  沈嘉檸擰起眉心,冷聲道:“他和你不一樣,他這個人看起來霸道,可我若是不允,他不會碰我。”

  即便是他動了火氣,情難自禁。

  也不會像孟邵城一樣,在她酒醉昏睡的時候。

  他只會在她清醒時,強硬又霸道的讓她接受這一切,然后承受她的怒氣或者恨意。

  若他和孟邵城一樣,前世便不會守著自己那樣一個丑八怪那么多年。

  更不會再明明有那么多次機會時,卻不曾碰過她分毫。

  孟邵城只是笑了笑,并未解釋。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不愛一個人,那么你所做的一切便都是原罪,而愛一個人,你做的任何都可以得到原諒。

  “檸檸,遇見裴時瑾之前…你有沒有喜歡過我?”

  孟邵城輕聲開口,似乎知道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他又輕聲補充:“哪怕一點?”

  沈嘉檸并未給他希望,只是道:“曾經,我一直把你當哥哥,沒有喜歡過你。”

  大抵是因為一直生活在宋家,所以她其實并未感受到多少親人之間的關愛。

  連她自己或許都不曾意識到,她也曾無數次渴望親情。

  就像前世,她飛蛾撲火般的相信宋志勝、宋煜宸所說的一切,或許潛意識里就是希望得到他們的認同。

  不可否認,在楊老家學琴的日子是難得的快樂。

  小明和孟邵城的出現,讓她身邊真正的有了朋友和玩伴,不是親人,卻勝似親人。

  可惜,那些都不是喜歡,更不是愛情。

  甚至于到如今愛上裴時瑾,她才明白,年少時對于宋煜宸,也并非是喜歡和愛。

  不過是她那顆匱乏又殘缺的心,想像每一個正常人一樣,擁有一段正常的感情。

  再加上宋煜宸對她頻繁示好,她背負著宋家的恩情,便也就應了下來。

  有了名分之后,她便更好被宋家父子拿捏,她更是固執的認為既然在一起了,就要對一個人好,她欠著宋家的,更要拼命回報他們的恩情。

  可直到重生以后,直到和裴時瑾在一起。

  她才明白。

  愛一個人可以有自己的喜怒哀樂,可以認真開心的做自己,愛一個人愿意為他犧牲,愿意為他付出一切,也更在意著他的感受,而非只是為了得到那些所謂的‘利益’。

  孟邵城沉默下來,整個人看起來都有些頹然,立在窗前的身影,更顯出幾分落寞。

  他還是不懂,自己到底哪里比不上裴時瑾。

  明明他們朝夕相處了那么久,明明那段時間她也那么開心。

  “我現在在哪?”沈嘉檸不想再同他討論這個話題,沉聲發問。

  孟邵城轉過身,掐滅手里的煙蒂,只是道:“你一直沒吃東西,先吃飯吧。”

  沈嘉檸擰起眉頭:“你打算把我關在這?”

  孟邵城神色平靜,直視著她道:“你留在裴時瑾身邊太過危險,如今還是先分開一段時間更好。”

  他這般說著,可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不過是想爭取一些和她相處的時間。

  畢竟他們錯過了那么多年,而今她知道了真相,或許便再也沒有以后。

  “孟邵城!”沈嘉檸的音調都拔高了幾分,尤其一想到裴時瑾如今生死未卜,想到他身上的槍傷,想到那些將他圍困的人,沈嘉檸便覺得心口發疼。

  可惜,孟邵城不是裴時瑾,更不是當年那個對她有求必應的少年。

  他只是冷淡的看著她,神色溫和:“醫生說你身體不太好,有中毒的跡象。”

  沈嘉檸紅著眼看向他:“與你無關。”

  孟邵城盯著她看了幾秒,自嘲的笑了笑:“你好好休息。”

  沈嘉檸軟了語氣,溫聲道:“你放我離開,今天的事我便當沒發生過,我們還是朋友。”

  孟邵城緩緩停下腳步,不得不承認,這個提議讓他心動。

  相比于被她恨著,能當朋友似乎也不錯。

  可他知道,有些路一旦走了就沒法再回頭,縱然嘴上說著是朋友,她也再不會心無芥蒂的和他相處。

  他們只會成為無比熟悉的陌生人。

  孟邵城緩緩道:“我明天再來看你。”

  沈嘉檸再度追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袖子:“那你告訴我,裴時瑾現在怎么樣?他有沒有生命危險!”

  孟邵城顯然并不想回答她這個問題,只是道:“醫生說你不宜過于操勞,憂思過重只會加重病情。”

  沈嘉檸氣的渾身發抖,看著他的背影,怒聲道:“你明明知道我最恨宋家,為什么你還要和他們沆瀣一氣!你明知道我很愛很愛裴時瑾,為什么要同旁人一起傷害他!這就是你所謂的喜歡所謂的愛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