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趣 > 染指寧枳周衡 > 第332章 相信
  舒荷的電話打給了周老爺子。

  章韻和周衡的父親正好也在這里,他們正聽著周老爺子跟他們說著昨日和舒荷的決定,周老爺子的手機忽然就響了。

  周老爺子拿起手機手機接通,也不知聽到什么,他忽然臉色大變,身形搖晃著手機都要握不穩了。

  章韻和周父嚇了一跳,驚呼著上前去扶,“爸,怎么了?”

  周老爺子任由他們扶著緩了一會兒才看向他們發出難以置信的聲音,“周衡和寧枳領證了!”

  霎時間章韻和周父皆是僵在原地,臉色一片難看。

  而手機另一邊,舒荷還在問著周老爺子,“周叔,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您昨晚才和我商量好讓寧語和周衡結婚,可僅僅一夜過去周衡卻和寧枳領證了,他這是什么意思,是在耍我們嗎?”

  舒荷帶著怒氣的聲音將周老爺子暫時從愕然中喚回,“具體什么情況我還不清楚,你等我先了解一下。”

  舒荷:“不管怎么回事,這樁婚事我都是不可能答應的,和寧語訂了婚,卻又突然跟即將要與周述結婚的寧枳領證,他當我的兩個女兒是什么,他作樂的工具嗎?想娶誰就娶誰,他對她們到底有沒有一點尊重?”

  周老爺子當然知道舒荷的意思,他這段時間因著對寧家有愧一直對寧家有求必應,再加上他自己也接受不了這件事,聞言他不帶絲毫猶豫地說:“你放心,我們周家也絕不會任他這么胡來,這婚他就算結了也必須去給我離了!”

  另一邊的舒荷聽到這句才不說話了,周老爺子掛斷電話就沖仍驚呆在原地的周父周母吼,“還不快點去把那個混賬叫回來!”

  就算不用周老爺子發話,章韻現在也要立即去找周衡。

  這些天,周老爺子自作主張恢復周衡和寧語婚約的事情,她其實也是不滿的,但他自己本人都從沒表態,她便也沒參與,她想他作為一個成年人,肯定自有打算,可她千算萬算都沒算到他竟然會和寧枳領證。

  他是瘋了嗎?

  寧枳是寧語的妹妹,更別說她與周述要結婚,他怎么敢這樣做?

  她絕不允許,任何人都可以,但她絕不允許是寧枳,這是她的底線!

  她轉頭就要去找周衡。

  然而,剛轉身,就見周衡穿著一身黑色大衣從門外進來。

  屋內的人同時看向他,她也一瞬間頓住腳步,鐵青著臉色說:“我正要去找你呢,你和寧枳到底是怎么回事?”

  相比章韻他們的激動,周衡站在那里顯得很平靜,他潭黑的眸沒什么波瀾地看向他們,“我就是為這件事回來的,我想和你們聊聊。”

  而另一邊,華庭御都。

  臥室里,寧枳抱著被子側躺在床上,房間里安安靜靜的,她整個人也安安靜靜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時間就這樣一點點流失,不知過了多久,門口忽然傳來響動,她扭頭看過去。

  是周衡,她起身撲到他懷里抱住他。

  周衡淡淡笑著也摟著她,他將她抱了起來低眸看著她問:“早餐吃了么?”

  他離開時她還在熟睡,他沒有叫醒她,只留了早餐給她,讓她起來吃。

  寧枳臉埋在他脖頸里搖頭,她說:“難受。”

  昨晚她哭了許久,他一直哄著她,哄到后邊她又抱著他要要,最后兩人很晚才睡,周衡看著她有些沒精神的模樣,就知道她說的是什么,他憐惜地親了親她后直接抱著她出去。

  出去后,他照顧著她吃了飯。

  吃好,他又陪著她在沙發上休息了會兒,才摟著她問:“跟我一起回趟周園好不好?”

  寧枳懶貓一樣靠在他懷里,聽到這句話立即搖頭,明顯是不愿去。

  周衡低眸看著她抗拒的樣子,摸著她的小臉說:“他們會喜歡你的,枳枳。”

  寧枳聽到這句瞬間抬臉看他,正對上他潭黑沉靜的眸,他說:“相信我。”

  寧枳與他對視著,這次沒再搖頭。

  周衡便帶她回了周園。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