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趣 > 七零小妻被撩!腹黑軍官紅眼失控 > 第660章 純潔
  “小也,這樣。”孟一鳴說,“你暫時不要去單位了,先請一段時間的假,等這件事解決了,你再去上班。”

  孟一鳴又補了一句,“你也別亂跑,就在家待著,不然他們一見到你,就會像今天這樣纏著不放,別說你的工作干不了,還影響單位的正常秩序。”

  林也想起這兩次見到他們的場景,每次都鬧到公安局才能解決,她也著實不想跟他們糾纏,她問:“這得請多長時間的假?”

  “這不好說。”

  她考慮了兩三分鐘說:“我明天跟單位申請,我還是去勘探隊吧。”

  原本,單位領導考慮到她新婚燕爾的,暫時不打算安排她出去的。

  可讓她在家里待著,她哪能待得住,倒不如出去外面工作。

  工作起來,什么煩心事都忘了,還能避開那些人。

  孟一鳴:“···”不情愿。

  兩人結婚還沒一個月呢,媳婦兒就要出去工作,這一去就是大半年的,留下他一個人獨守空房?

  宋懷謙支持林也出去工作,“去吧,有一份事業傍身比什么都靠譜。”

  他一直都擔心林也受到姚家人刺激,恢復記憶,離開這里是最好的。再者,林也不在身邊,他們做事也方便些。

  宋懷謙說:“你又要出去很長時間了,去陪陪你媽。”

  “嗯。”

  林也被支開了,翁婿倆開始商量辦法。

  他們等的就是林也的態度,不然這事他們不好處理。

  幸好,林也拎得清,拿起的放的下,他們處理起來就容易多了。

  孟一鳴說了他的想法,宋懷謙沉思了兩分鐘后,“就先按你說的辦。”

  他的兒媳、女婿一個賽一個的有主意,讓他歡喜讓他憂的。

  說到那個兒媳,每天早出晚歸的,整天忙得連個人影都不見。

  于向念這段時間都往家屬院跑。

  于家順和趙若竹還在北京,于向陽和溫秋寧要上班,陪他們的任務,就交到了于向念的身上。

  于向念白天的時候陪父母,下了班還能陪程景默。

  她還有一周的時間,又要帶著孩子離開了,她恨不得晚上都不回家了,陪著程景默睡。

  這不,這個虎婆娘又開始了。

  兩人吃過晚飯,在外面散步呢,于向念說:“程景默,今晚我不回家了,我跟你住宿舍。”

  程景默說:“不行,這違反規定,而且,我們兩人一間宿舍。”

  于向念說:“這不才刺激嘛!”

  程景默:“···”

  他可氣又無奈,捏她腰上的軟肉,“哪里刺激?你要給別人看著,還是你對別人有想法?”

  于向念癢癢的跳出兩米遠,她笑著說:“程景默,你想什么呢?!我就是安分的跟你睡覺。”

  程景默說:“你只有吃飽了才安分。”

  不然這里摸摸,那里捏捏的,非得把他撩撥起才行。

  路邊的蒲公英開花了,于向念摘了一朵遞到程景默面前,“程景默,送給你一朵小黃花。”

  “我沒你黃。”程景默可不要,“純潔的百合才適合我。”

  于向念仰著小臉,叫他,“純潔的男人!”

  “嗯!”

  兩人挨得很近,于向念踮起腳尖飛快的在他唇角落下一吻。

  程景默警惕的四下看了看,幸好沒人。

  于向念看著他那樣,得意的說:“我就喜歡拉良家婦男下水。”

  程景默心里嘀咕,“渣女,還是個壞女人。”

  他把于向念手里的小黃花拿了別在她的發間,“天快黑了,我送你回家。”

  于向念:“真不給我住你的宿舍?”

  “你想得美。”

  第二天上午。

  值班戰士抱著一大束白色的百合花從門口朝辦公樓走去,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哪來的花?”

  “程副的愛人送給他的,讓我轉交。”

  有人嘖嘴,“程副都結婚十多年了吧,還這么浪漫!”

  程景默他們幾人正在辦公室商量著事情,就聽見門口一聲報告。

  程景默看過去,就看見了一大束潔白的花,他有種預感。

  果然,戰士說:“報告!這是程副的愛人送給他的花,讓我轉交。”

  辦公室里的人都看著程景默,訝然了片刻。

  隨即,領導打圓場說:“程副和愛人的感情真是好啊!這是什么花?”

  “應該是百合。”程景默回。

  其實,他也不知道是什么花,他猜的。

  “百合好啊!百年好合!”領導說。

  程景默心里歡喜,又有點尷尬。

  于向念要送給他花,私下送就行了,這么大張旗鼓的,大家都看著,他怪難為情的。

  程景默面無異色的走到門口接過花,“麻煩你了。”

  他將花順手放到了桌上,辦公室里很快就充斥著一股淡淡的花香味。

  于向陽瞥了程景默要笑不笑的臉一眼,心里不屑。

  靠!又被他裝到了!

  事情商量結束,程景默拿著花回自己的辦公室,于向陽也跟來了。

  于向陽酸不溜秋的說:“你好意思嗎?!都是男人給女人送花,你怎么好意思讓女人給你送花的?!”

  程景默無不嘚瑟的說:“你別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念念以前就給我送過花。”

  程景默四下找合適的瓶子,準備把花插起來。

  于向陽酸唧唧的拿起花看,沒想到,花束里面還別著一張小卡片。

  于向陽抽出卡片一看,然后整張臉都擰起來。

  他實在看不下去上面的內容,將花和卡片丟在桌上。

  程景默找了一個罐頭瓶當花瓶,回來才看見還有一張卡片,他拿起來一看。

  卡片上面寫著:純潔的好老公,陽光溫暖,歲月安好,愿伴你歲歲年年,愛你!

  于向陽嫌棄的說:“你還純潔,你哪里純潔?!”

  “比你純潔!”程景默說,“你還談了兩次對象,我就于向念一個!”

  “那是你沒人要!”

  “你要有人要,也不會這把年紀才結婚!”

  于向陽:“···”他要把程景默的花揉爛!

  程景默攔著于向陽,不讓他碰到花。

  “你要不服氣,就讓溫秋寧送你一束!”

  “我才不要花!”于向陽張牙舞爪的,“我就是要撕爛你的花!”

  程景默極力攔著他,“我勸你慎重!你想想這花是誰送的!”

  于向陽:“···”

  他今天要是撕爛了這束花,于向念得把他撕爛。

  他看著程景默把花插進罐頭瓶里,只能悻悻的說一句,“土包子!”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