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趣 > 前妻難追靳總每天都在后悔舒晚意靳寒周晏禮 > 第744章 重新開始(大結局)

鄧晶兒辦事效率確實高,第二天中午我就已經見到了第一個相親對象,也是鄧家的合作伙伴,對方比我大五六歲,看著斯斯文文的。

只是相親過程中我始終有些心不在焉,靳寒知道我相親,一點感覺都沒有?

我還特意找借口去了洗手間,也沒看到周圍有靳寒的人,我有些失落,之后對方的話也引不起我的興趣了。

連續三天我不是在相親,就是在相親的路上,鄧晶兒樂此不疲,介紹的對象越來越多,可我已經沒什么想去相親的想法了,“算了,晶兒,我不去了,沒心情。”

電話那頭鄧晶兒苦口婆心勸著我,“好飯不怕晚,總有一款適合你,姐妹這里帥哥多得是。”

“晶兒,我真的不想去了,就這樣吧,單身也挺好的。”我再次拒絕,穿著睡衣躺在床上,我只覺得身體都被掏空了。

“今天見最后一個,如果靳寒還是不出來阻攔,你就不用相親了,行不行?”鄧晶兒最后還是軟磨硬泡讓我去相親,我只好答應下來。

想著反正也是最后一次了,我索性穿得隨便點,別給對方什么誤會,我想好了,見面直接就說清楚,順便縮短相親的時間,所以我直接約在咖啡廳見面,一杯咖啡的時間我還是有的,只是沒想到我最后一個相親對象竟然是周晏禮。

“好久不見。”他比之前瘦了很多,棱角也更加分明了,只是目光灼灼,精神狀態確實不錯。

我有些驚訝地看著他,“你什么時候回國的?國外的工作都結束了?”

“跟著團隊回來做講座,剛好接到鄧晶兒電話,臨危受命。”他抿了口咖啡,眼底帶笑,“放心,我就是幫朋友的忙,順便看看你這個老朋友,不是真的來相親的,話說你兒子怎么樣了?我還沒見過小家伙呢。”

提到安安我也來了性質,拿出手機給他看孩子的照片,“小孩子一天一個樣,就是長得不像我。”

他輕笑一聲,“的確像靳寒,冷著臉更像。”

我有些無奈地拿回手機,“是啊,確實像他,性格也是,基因這東西真是強大。”

他看我有些失落,剛要轉移話題,忽然桌子上投下一片陰影。

“為了見他,連兒子打疫苗都不管了,舒晚意,你好樣的。”靳寒咬牙切齒的聲音從頭頂響起,我抬頭,正對上他委屈的目光,還有安安伸出的小手,使勁往我湊。

這一刻不只是周晏禮,就連我都愣住了,靳寒這一副被負心漢拋棄的小媳婦模樣是怎么回事?

看我不說話,他直接坐在我旁邊,把安安往我懷里一塞,“咱們孩子都有了,你還想和他在一起?”

周晏禮一副看好戲的模樣,只是喝著咖啡,不說話。

忽然我也覺得有些生氣,直接抱著孩子站起來,“你怎么知道安安是你兒子?你不是失憶了嗎?讓讓。”

我也不管他什么表情,直接抱著孩子就要走,靳寒裝了這么多天都不出來,周晏禮一出現就破防了?還帶著孩子找上來,真是卑鄙。

“舒晚意,舒晚意,你等等。”靳寒匆忙起身,還被椅子絆了一下,他大步朝我走過來,直接拉住我的手臂,“行,我不是故意的。”

我轉身看著他,眼淚就在眼圈里打轉,“什么不是故意的?騙我挺好玩是吧?我是誰啊,我是舒家那個女兒,意意也是你叫的嗎?”

也不知道為什么,現在聽他叫我名字,突然我就覺得委屈了,眼淚也不自覺掉了下來,安安感受到我的情緒,有些驚慌地看著我,似乎也明白我的情緒。

靳寒也慌了,他趕緊拿出紙巾,“意意,不是你想的那樣,我以為你是想要全新的生活,我怕我醒過來再糾纏你,你會不高興。”

原來他真的什么都聽到了,不只是聽到了我們的前世今生,還聽到了我說想要他醒過來,要全新的生活,只是他以為我想要的全新生活里是沒有他的。

我淚如雨下,怎么也止不住,說不清是生氣還是難過,他一下下擦著我的眼淚,小心翼翼的模樣讓我有些心疼。

我用力吸了吸鼻子,搶過他手里的紙巾,“既然如此,那就放手吧,我和兒子會有新的生活,你也不用怕我糾纏你了。”我可不想這么輕易就原諒他,天知道這幾天我是怎么過來的。

靳寒有些無措地看著我,最后將我摟在懷里,聲音也變得哽咽了,“可是我做不到,放手我真的做不到。”

“自從知道你要相親,我就一直跟著你,每次我都是在馬路對面看著你和其他人相親,我真恨不得拉著你離開,我以為我能放手,可我根本就做不到。”

我就說怎么一直都沒看到他出現,原來是躲著不敢見我,“三天都忍了,現在忍不了了?”

靳寒的目光看向氣定神閑的周晏禮,“前面你相親了十次,可我知道這些人你都不喜歡,可是周晏禮……”

他的話沒繼續說,可我明白,周晏禮是我唯一一個公開的男朋友,他怕我和周晏禮舊情復燃,如果說我想要重新開始生活,周晏禮似乎真的是不錯的選擇。

我推開他,目光直視著他,“周晏禮怎么了?人家家世好,性格好,對我好……”

“不行!我對你也好。”靳寒被觸了逆鱗,沒好氣地白了一眼周晏禮,然后又拉著我的手,低著頭,好像個犯錯誤的小學生,“我也好,你前兩天不也說,我現在還是執行董事呢,而且我們都有安安了,你看他和我長得多像啊。”

我側頭看了看Q版靳寒,輕輕摸了摸兒子的頭頂,除了頭旋和我一樣,還真是一點不像我。

看到我表情松動,靳寒又把我摟了回去,“意意,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我會好好愛你和孩子,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我們重新開始這輩子的人生,好不好?”

我親了親安安的小臉,看著他眼睛彎了起來,我也跟著笑了,“好”。

就讓一切重新開始,往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