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趣 > 厲北爵江寶寶男主的小說 > 第2302章 不放棄任何希望
  這瘋狂的一幕還被記錄下來。

  遠在大洋彼岸的蘇可萱,透過鏡頭看得清清楚楚。

  她的計劃成功了!

  蘇可萱知道當年的隱秘,也知道這件事是褚天闊心中的刺。

  利用好了,絕對會讓他當眾失控。

  只要褚天闊的表現讓家族足夠失望,那他就會成為棄子。

  蘇可萱想要對付他,就容易許多。

  目前來看,蘇可萱的計劃成功一半。

  接下來,就要看事情的后續發展,能否再次帶來驚喜。

  而事情的發展,并沒有讓蘇可萱失望。

  褚天闊名譽受損。

  公司股票下跌。

  董事會更是對褚天闊問責,將他撤職。

  而最讓蘇可萱意外的消息,是江墨白帶來的:“褚天闊把他父親給揍了!”

  剛聽到這消息,蘇可萱一臉驚訝。

  她知道褚天闊容易情緒失控,卻沒想到發起瘋來,連身邊的親人都不放過。

  江墨白坐在蘇可萱的身邊,繪聲繪色地描述:

  “我的內應告訴我,褚天闊的父親知道他打人的事,十分憤怒,追上門去收拾他。”

  “開始的時候,褚天闊只是被動挨打,可突然,他像獅子一樣爆發了!”

  “他將他的父親按在地上狂揍,如果不是傭人冒死攔著,估計他父親就沒命了!”

  聽了整個經過,蘇可萱不勝唏噓。

  她喃喃:“現在的褚天闊,算是父子決裂,眾叛親離了。”

  “豈止是決裂,他父親絕對會清理門戶!”

  蘇可萱在謀劃之初,就想讓褚天闊落到今天這境地。

  如今她成功了。

  心里卻有點遺憾:如果能再給她一點時間,絕對能將另一樁陳年舊事挖出來,給褚天闊致命一擊!

  可現在……

  哎!

  江墨白聽到這嘆氣聲,一臉不解:“怎么了?”

  “我手上本來還有張王牌,可以重創褚天闊。但他現在心生防備,這張王牌也失效了。”

  “哎呀,讓你說的,我很好奇那究竟是張什么樣的王牌。”

  “走私。”

  蘇可萱只說了兩個字。

  但僅僅這兩個字,便讓江墨白感受到了殺傷力。

  的確,這張王牌利用好,褚天闊會面臨牢獄之災。

  他這一生也就完了。

  不過……

  江墨白有些不解:“這種證據,按理說早就該毀掉,能留到現在?”

  “褚天闊就是不按常理出牌啊,他將數據藏在他早年開發的一款模擬游戲中。我登錄游戲,發現游戲還能運行,而其中的核心數據,就是他走私的證據!”

  “乖乖,這人做事,還真是別出心裁。”

  江墨白感慨完,又一樂:“黑進別人電腦,這不是謝挽意的強項嘛。”

  在江墨白看來,謝挽意一出手,事情完美解決。

  但蘇可萱卻沒那么樂觀。

  她說:“這款游戲比較特殊,核心數據要用秘鑰訪問,如果黑進去,只會讓游戲整個崩潰,數據也會被刪得一干二凈。”

  “這么厲害?”

  “是啊,褚天闊還是有點本事的,不然當初,謝挽意也不會花費那么多功夫,才將他找出來。”

  江墨白輕輕點頭,又說:“看來褚天闊對自己的作品很有信心,才堂而皇之的讓游戲存在這么多年。”

  “的確如此。”

  “那這個秘鑰……”

  “秘鑰也算是他的滿意之作,應該放在保險柜一類的地方。可現在,褚天闊與家族決裂,肯定卷了重要東西跑路。”

  說到這,蘇可萱忍不住再次露出惋惜的神色。

  江墨白卻說:“事發突然,褚天闊未必能面面俱到。這樣,我讓內應試著找找看,也許能有意外收獲呢。”

  蘇可萱想了想,覺得這個計劃可行。

  但她得提醒江墨白:“現在褚天闊的身邊,十分危險,最好能讓人配合你的內應,確保他的安全。”

  “行,我知道了。”

  江墨白著手安排。

  與此同時,褚天闊正如喪家之犬一般,準備乘坐私人飛機逃離這座城市。

  褚天闊面沉如水,越想越憋悶!

  原本,他有著大好前程,家族產業也早晚是他的!

  可現在呢?

  父親暴怒,家人唾棄,他想要活命,只能灰溜溜地逃離!

  至于以后……

  他還有以后嗎?

  沒了家族庇護,褚天闊都不知道他的未來是什么樣子!

  而這些,都拜蘇可萱所賜!

  當年他一時情動,將心底秘密透露給蘇可萱。

  沒想到多年后,她反手就拿來坑害自己!

  蘇可萱……她會付出代價的!

  褚天闊緊捏著拳,滿臉暴怒。

  可是在憤怒之余,褚天闊又想起一件事來:

  當年他對蘇可萱的傾訴,可不只投資失敗一樁。

  還有……

  褚天闊瞳孔緊縮。

  他站起身就匆匆走下飛機!

  此刻,別墅內——

  褚天闊離開后,這里的傭人全部離開。

  曾經奢華無比的別墅,現如今只剩陰森。

  突然,有人推開別墅側門,悄無聲息地溜進去。

  這人打著手電筒,走上樓梯,直奔二樓書房。

  書房里的保險柜大開,里面的東西都被拿走。

  來人用手電筒在保險柜里照了一圈,便在四面墻上輕輕敲打。

  查了一圈,他毫無所獲。

  倒是桌上的一個擺件,引起他的注意。

  就在他要伸手拿起擺件時……

  “你在干什么!”

  管家一驚,丟了手電筒就跑。

  仗著對地形熟悉,管家尋了條最快的路線跑出別墅。

  可剛跑出別墅,褚天闊就抓住管家。

  他憤怒地捏著管家脖子,眼神好像要殺人:“原來你是蘇可萱的走狗!”

  “蘇可萱?她是誰?我、我不知道啊!”

  “死到臨頭了,還和我裝傻,呵,我現在就擰下你的腦袋,給蘇可萱送過去!”

  說完,褚天闊就要掐死管家!

  管家以為自己大難臨頭,絕望地閉上眼。

  可突然,他脖子上的力道消失了!

  睜開眼看過,就見褚天闊身子一陣抽搐,接著身子重重地倒向旁邊。

  這、這是怎么回事?

  管家惶恐地移動視線,就見不遠處,站著兩個體型彪壯的年輕男人。

  其中一個,對管家說:“放心,你安全了。”

  管家雖然劫后余生,卻不敢掉以輕心。

  他捂著脹痛的脖子,沙啞地問:“你、你們是誰?”

  “你不需要知道我們的身份,只需要知道,是江先生讓我們來保護你的。”

  “江先生……江墨白?!”

  “正是,江先生讓你找的東西,找到了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