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趣 > 憐嬌奴,禁欲權臣夜夜寵 > 第221章 到我這里來

閻氏聽老太太這么說,心里挺不是滋味。

景修雖說娶了國公小姐,可這日子卻過得雞飛狗跳,沒有一日安寧。

況且為穗和發瘋的也不光是裴硯知,景修比他有過之而無不及。

要不然也不會請個安的功夫就把人帶走了。

她剛才還擔心老太太會不高興,可老太太居然只是發了個感慨。

怎么,她兒子和賤婢在一起她就極力反對,輪到孫子,就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看來她最在意的還是她兒子。

話說,這叔侄兩個什么時候才能幡然醒悟,不再為了一個女人發瘋?

恐怕只有穗和死了才行。

她死了,天下就太平了。

正想著,裴老太太起身道:“算了,還是我親自去看看,這兒子和孫子,沒一個叫我省心的。”

“……”閻氏在心里翻了個白眼,恭恭敬敬地上前攙扶。

而此時的裴景修,正因為終于有機會再次接近穗和而激動不已。

“穗和,你知道我們有多久沒有這樣牽著手了嗎?”他一邊走,一邊向穗和傾訴自己的相思之苦,“穗和,我每天每夜都在想你,想得都要瘋了。”

“你已經瘋了。”穗和忍著惡心道,“你當初放棄我,不就是為了有更好的前程嗎?

現在你如愿以償進了內閣,前途一片光明,你該做的是乘勝追擊,乘風而起,往更高的地方攀登,為何卻又想不開,非要回過頭來死纏著我?

“裴景修,你清醒一點,這樣對你沒什么好處,還有可能會讓你自毀前程,你明白嗎?”

裴景修目光炙熱地看著她:“穗和,你這樣為我著想,這樣擔心我的前程,說明你心里還是愛我的,對嗎?”

穗和:“……”

她錯了。

她就不該和瘋子講道理的。

以裴景修現在的思維,可能自己捅他一刀,他都會覺得自己是因愛生恨。

他可能會想,她捅的越深,就是愛他越深。

穗和閉了嘴,選擇沉默。

裴景修卻道:“你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了。”

“……”

穗和很想一巴掌打醒他,讓他不要再自我感動。

但她現在孤立無援,不敢輕易招惹這個瘋子。

方才鬧騰那一陣子,雀兒應該是看到了的,但愿雀兒能及時告訴大人,讓阿信或者阿義來為她解圍。

裴景修見她一直不說話,又反過來勸她:

“穗和,祖母的態度你也看到了,無論如何,她都不會同意你和小叔在一起。

小叔不像我,他身為言官,自身品行不能有任何污點,所以他不敢忤逆祖母。

祖母也不像母親,母親只有我一個兒子,必須依附于我才能生存。

祖母有七個兒子,除了小叔和我父親,也還有五個,所以她才敢這樣對待小叔。

只要有她在,你和小叔一點可能都沒有,不妥協的后果,只能是兩敗俱傷。

你真的愿意看到小叔為你聲名狼藉,為你母子反目,為你前程盡毀嗎?”

穗和停下來,臉色不是很好。

裴景修的話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

大人為了她,已經鬧得滿城風雨,若再為了她和母親決裂,只怕真的會影響到他在朝堂的地位。

大人在朝中得罪了那么多人,一旦敗落,只怕多的是人等著將他挫骨揚灰。

所以,她真的要為了兒女之情,將大人置于險境嗎?

或許,她該想想別的辦法,而不是固執地和老太太對抗到底,水火不容。

這樣確實是兩敗俱傷的做法,除了讓大家都精疲力盡,沒有任何好處。

裴景修見穗和出神,以為自己說動了她,連忙乘勝追擊:“穗和,你和那些愚昧的女人不同,你有思想,會思考,分得清孰輕孰重,愛是成全,不是占有,如果你真的愛小叔,就該成全他,不要讓他為難。”

“好一個愛是成全。”

前方響起一聲嗤笑,裴景修心下一驚,抬頭就看到裴硯知在阿信的攙扶下向這邊走來。

他穿著一身暗金色云紋袍服,披著玄色白狐毛的斗篷,一絲不茍的發髻束著色澤溫潤,質地上成的羊脂玉冠,五官深邃,鳳目含威,上位者的威嚴與氣場呼之欲出。

他身上的傷還沒好,腰背有些僵硬,步子走得很慢,可恰恰是這種慢,讓他看起來更有氣勢,更有壓迫力,一步,兩步,三步,步步都仿佛踩在人心尖上。

裴景修不自覺地繃緊了身體,進入戒備狀態。

宋妙蓮剛好趕過來,見此情形,悄悄躲在一旁沒有上前。

穗和見裴硯知過來,一顆心瞬間落了地,驚喜地喊了一聲:“大人!”

裴硯知在兩人面前站定,示意阿信退后,向穗和伸出手:“到我這里來。”

穗和向他走去,伸手去抓他的手。

兩人的手交握在一起,裴景修猛地回過神,抓住穗和的另一只手將她往回扯:“穗和,你不能去,你忘了我剛才和你說的話嗎?”

“你和她說了什么?”裴硯知手上用力,也把穗和往自己這邊帶,怒視著裴景修冷冷道,“你說愛是成全,那你為何不成全她,是因為你根本不愛她嗎?”

裴景修無言以對,卻不肯松手。

裴硯知冷笑一聲:“你只想讓別人成全你,卻從未想過成全別人,說到底不過是滿嘴仁義道德的利己主義,穗和就算當真為了成全我選擇放棄,也不會回頭去找你。”

“你怎知她不會?”裴景修恨恨道,“穗和若非受你影響,現在還在西院住得好好的,根本就不會有后面那些事,也不會經受那些波折……”

“才不是。”穗和打斷他的話,“就算沒有大人,我也不會一直待在西院給你們當牛做馬,而且我受的波折,不都是因為你嗎,你若不招惹宋妙蓮,我怎會被她二哥看到,怎么會被國公夫人綁架,裴景修,你可真會推卸責任。”

裴景修頓時漲紅了臉,眼神也變得陰郁:“所以,你還是向著他是嗎,我剛剛的話你一句都沒聽進去是嗎?”

“我們已經沒有關系,我怎么樣都不需要你來操心,大人自會告訴我該怎么做。”

穗和說著話,用力想掙脫裴景修的手。

裴景修卻發了狠,死死抓住她的手,無論如何都不愿松開。

裴老太太趕過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兒子和孫子一人拉著穗和一只手僵持不下的場面。

老太太差點一口氣上不來昏厥過去。

“你們在干什么?為了一個女人,你們叔侄兩個非要拼個你死我活嗎?”

裴景修多少有點怕老太太,心虛地松開了手。

裴硯知趁機把穗和拉到身后,替她擋住老太太憤怒的目光。

老太太氣得心口疼,轉過頭瞪了裴景修一眼:“什么時辰了,你還不去上值?”

“是啊景修,再不出門就遲到了,有什么話回來再說。”閻氏唯恐老太太責罰兒子,上前來連推帶搡地催裴景修快走。

裴景修看了眼穗和,雖然心有不甘,還是恭恭敬敬地向老太太躬身一禮,自行離去。

老太太打發走了孫子,沉著臉看向兒子:“裴硯知,我再問你最后一遍,你當真要為了這個女人,連親娘都不要了嗎?”

裴硯知攥緊穗和的手,目光平靜地與她對視:“我也想最后問母親一次,是不是真的容不下穗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