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趣 > 顧先生的掌心寵安雯顧崢 > 第一百五十七章番外六:你有屬于自己的模樣

19年身邊發生了挺多事。

說這輩子不會結婚的安霽結婚了。

說不會回國的丁瑤回來了。

陳書妍找到當初騙她的那個什么俊杰,報仇了。

施璟也成為了準爸爸。

而顧崢這個新手爸爸身份,讓他變得更溫柔了。

當然,他以前也溫柔。

但以前那種溫柔,像是克己復禮之下的禮貌紳士,顯得清冷。

而現在,是柔和的溫柔。

有一天晚上,顧然哭鬧著不睡覺,顧崢從阿姨手中把寶寶接過來,抱到花園里哄他。

安雯圍著披肩出去時,聽見顧崢在月光下很溫柔的說。

——爸爸媽媽愛你。

安雯沒過去,手指捂著口鼻,心軟鼻酸溢眼淚。

因為她知道,對于顧崢來說,肆意的表達愛,有多不容易。

2020年。

趙巖在拍攝時出了點意外,摔斷了腿。

安雯提著水果去看望,當然,還帶著續約合同。

等趙巖簽了合同,安雯感慨一句:“五年了,好快啊。”

“話說五年了,你還生了孩子,怎么一點變化沒有?”趙巖還是像以前一樣吊兒郎當,話鋒一轉,“先買我五年,又買我十年,下次是多久?”

安雯瞥他一眼:“缺胳膊少腿的,我們創熠可不要!”

趙巖訕笑一聲:“行!你是老大!”

安雯看了看時間,收拾東西:“我先走了,你好好養著,有事打電話別客氣。”

安雯到醫院大廳時,看見一個熟悉的人。

她想了好久,才想起,他叫鐘嘉豪。

鐘嘉豪扶著一個病態的婦人,同護士在說著什么。

鐘嘉豪對護士點頭道謝后,抬眸間,撞上安雯的目光,愣了一下。

這時,一個年輕女孩進入視線。

安雯聽見鐘嘉豪對女孩兒說:“你先回學校吧,有些晚了。”

女孩兒:“哥,你先去繳費,我扶媽媽過去坐著等你。”

鐘嘉豪往繳費窗口走。

女孩兒瘦弱,扶著無力的婦人有些吃力。

安雯趕緊上去幫忙。

女孩兒和婦人都對安雯道謝。

安雯才知道,鐘家豪的媽媽真的患了肝癌,幾年前動了手術,現在復發了。

而他當年口中還在上高中的妹妹,現在快要大學畢業了。

他說的,都是真的。

鐘嘉豪繳完費,看著安雯時,神色淡然打招呼:“好久不見。”

安雯舔舔唇,很愧心:“好久不見。”

婦人:“嘉豪,你們認識啊?”

鐘嘉豪:“見過兩次而已。”

意思是,不太熟。

也確實是。

在安雯離開時,錯身之間,鐘嘉豪說了一句:“我沒騙你。”

安雯被這話折磨一路。

回家后,她沖到書房,直接坐到顧崢懷里,勾住他脖子,喋喋不休。

都說一心不能二用,但顧崢有一心二用的本事,他可以一邊辦公,一邊聽安雯叨叨,游刃有余。

最后,安雯皺巴著臉,語氣弱:“他最后說‘我沒騙你’,說明他一直知道,我給他貼了一張騙子標簽,對嗎?”

安雯自責的低下頭:“我好像有點過分。”

說著,安雯摸出手機:“我記得我有他的微信,我給他道個歉好了。”

那會兒尷尬的,她也忘記道歉了。

安雯編輯信息,發出去,身子一僵。

顧崢察覺到,放下鼠標:“怎么了?”

安雯把手機屏幕懟到顧崢眼前:“他把我刪了!”

安雯依稀記得剛加鐘嘉豪時,他是會發朋友圈的人,后來會所過后,就再也沒見過他的朋友圈了。

所以…那時他就把她刪了?

不過也對。

她都給人貼上騙子的標簽了,人家刪她也沒什么問題。

顧崢微不可察地沉了口氣。

這姑娘不懂,男人是不愿意在喜歡的人面前沒有尊嚴的。

這才是刪她的主要原因。

顧崢還記得這號人,是讓他實打實嫉妒過的。

本來她今天去看趙巖,他就郁氣。

現在,再郁一股氣。

突然,安雯捧住顧崢下頜,支著腰往他頭頂看。

半晌,她眼睛圓溜溜地湊近:“顧崢,你長白頭發了。”

好了,顧崢更郁氣了。

顧崢問:“幾根?”

安雯‘嗯~’著又看了半天:“一根。”

“我明年37了,長一根白頭發很正常。”話是這么說,他微微頷首,“幫我拔了。”

安雯理著微粗的發絲,拔掉白發,放在手心。

剛好,是她最深掌紋的長度。

顧崢看著安雯。

他明年37歲了。

而她,上周才滿28歲。

28歲有多年輕呢?

他在這個歲數,還未遇到她。

是可以遇見一個人開啟新人生的年紀。

她一直看著那根白發。

顧崢蹙眉,有那么介意嗎?

顧崢不知道安雯心里想的是‘白頭到老’四個字,雖說有些早。

顧崢又盯著安雯看了會兒,終于開口:“甜甜,我老了嗎?”

“啊?”安雯不明所以抬起眼眸,無辜地眨了眨,然后抿著笑搖頭,這男人怎么還敏感起來了?她湊上去哄,“不老,我好喜歡。”

摘掉他的眼鏡,淺淺親一親他的唇,他便擁著吻過來,霸道地掠奪她的氣息。

安雯微微喘氣地推開,唇瓣紅潤水澤:“你工作做完了嗎?”

“明天再做。”

他扶著她后頸,又吻過去。

意亂情迷時,顧崢想抱安雯回房,手摸到了她大腿根,頓了一下。

顧然昨天被丁星蘭帶回滬城了,兩個住家阿姨順理成章的放假回家。

手指插入烏黑的發絲,炙熱的薄唇似有若無地輕掃圓潤耳垂。

因為情欲而沙啞的音調很是誘惑:“搬過來后,還沒在書房做過,想不想?”

安雯咬著唇,不說話。

嘴角的笑意蕩開,一把掃過桌面東西,把她抱放到書桌上。

雙手撐著桌面,欺身擠進她大腿之間,壓過去深吻她。

后來,她被挺身而進,撞得哭出聲,汗濕的手抓不穩書桌邊沿。

眼里是他。

她好喜歡。

他不老。

2024年。

顧然參加幼稚園學校校慶活動。

他要表演節目,獨唱。

歌,是安雯教的。

他們母子倆還挺神秘,教導時不讓顧崢觀摩。

校慶那天,節目還未開始,顧崢坐在第一排,偶爾有人前來打招呼。

顧崢會站起身,與之握手、交談。

安雯就在旁邊蹺著腿悠哉哉地看著。

這個男人今年四十歲了,除了親密之人才能看見的幾根白發外,完全被歲月優待。

而儒雅的氣質被時光沉淀,仿佛更具魅力。

節目開始后,便無人上前打擾了。

很快,輪到顧然的節目。

他要演唱《這條小魚在乎》。

五歲的小孩站在大舞臺上,下面黑壓壓的人,還是怯生的。

但又顯得無比懵懂可愛。

顧崢看著那小小的人,嘴角不自覺上勾,扶了一下眼鏡。

音樂響起,顧然還捏著小拳頭,圓嘟嘟的嘴唇抿成一條線,視線掃掃第一排的安雯,又掃掃顧崢。

安雯在下面隔空打拍子,聽見稚嫩的歌聲穩穩踩上節奏,才松了口氣。

小孩子的吐詞并沒有很清楚,但有字幕。

“好希望有人能夠陪陪我”

“如果可以再愛一愛我”

“像大海里的小魚就這樣不停地游”

“被困在海里找不到出口”

“只在做夢的時候才擁有一葉扁舟”

“能帶我去岸口”

唱著唱著,顧然小拳頭松開,連身子都開始隨著節奏左右搖擺,小小腳掌一墊一墊的。

安雯翹起唇角湊到顧崢耳邊。

他察覺,遞上耳朵。

她手掌遮住嘴,用氣音小聲道:“這首歌,你要好好聽哦。”

“可是寶貝啊,人生又何止這樣”

“我們在世上,是為了感受陽光”

“看日落潮漲,聽晚風將一切吟唱”

“樹葉會泛黃,萬物都如常”

“我懂得你啊,你已經足夠堅強”

“偶爾小緊張,但還好沒有投降”

“將不安釋放,盡情去做美夢一場”

“你從來都有翅膀,小魚也有自己的海洋”

“可是我們啊,渺小的依然倔強”

“不同的臉龐,也懂彼此的勉強”

“規則和形狀,捆綁不了每次生長”

“未來雖無常,答案在路上”

顧崢看著臺上唱歌的顧然,大大的手掌伸過去包裹住安雯的手,握了握。

音樂還在繼續。

“愛你所愛的,去完成你心所向”

“眼淚也閃亮,不是在為誰沮喪”

“抬頭看天上,將悲傷錯誤都原諒”

“不再害怕去遠方”

“小魚也有自己的海洋”

“你有屬于自己的模樣……”

音樂結束,顧然彎腰,奶聲奶氣:“謝謝大家。”

寶貝好棒!

安雯抽出手鼓掌。

又在一片掌聲中側頭看向顧崢,正撞上他的視線。

她心說:

顧崢,你聽見了嗎?

你有屬于自己的模樣。

我和寶貝很喜歡…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