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趣 > 規則怪談歡迎來到甜蜜的家 > 第709章 人間火(番外)

白火幼年時在山上度過。

林木蓊郁,枝葉葳蕤,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灑下斑斑點點在林間小徑上。

在這里,時間是一條平緩的溪流,慢慢流淌。

老樹守護著道館,斑駁的墻壁是歲月的痕跡。

空山鳥鳴,黃狗趴在道觀門口曬太陽。山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歲月悠閑,沒有城市的嘈雜。

白火雖然白發灰眸,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模樣。

但是,他并非那種冷眼看世界,不介入人世間因果的人。

經常有村民來道觀里上香祈福。

致虛散人不在道觀的時候,就由白火來接待那些香客。

白火性情溫和,容貌出眾,一來二去,上香的人比致虛散人在的時候還要多。

致虛散人經常感慨,長江后浪推前浪。

白火則是謙虛的表示,自己無論是心境還是道法,都遠遠不及師傅。

致虛散人表面上像是一位邋遢大叔,但他占卜很靈,表面上樂呵呵的,內心其實是悲觀的宿命論者。

他只想在猴神山安享晚年。

好友托孤,他不能讓白火出任何事情,所以,他希望白火可以繼承自己的衣缽,永遠留在猴神山中。

而白火一直有一顆濟世救人的心。

身居山林,心在世間。

曾有一名衣著華麗的婦人,進觀中上香。

她說,她原本是山中的一位普通村姑,在村內定了娃娃親,但后來,她拒了那門親事,離開大山嫁入城中。

城中的丈夫是位商人,兩人感情一般,丈夫給她足夠的金錢,卻沒有陪伴。

在回家探親的時候,她看見當年定娃娃親的那名男人正在陪伴妻子,一家人雖然清貧,但是和和睦睦,讓她心生羨慕。

她放不下過去,又不太滿意現在,一來二去,憂思過度。

為排解心中煩悶,前來上香。

致虛散人問她:“你愛你現在的丈夫嗎?”

那婦人嘆了口氣說道:“結婚多年,早就沒有愛,現在剩下的只是親情,可他常年在外經商,我連基本的陪伴都沒有。”

那時,白火正在旁邊整理經書,他停下手里的工作,對那婦人說:“你可以和你現在的丈夫離婚。”

“那不行,他沒有過錯。”

白火又說:“你可以讓你的丈夫放棄在外的工作,回家陪你。”

婦人再次搖頭:“那也不行,我們身上還背著貸款。”

“你可以再找其他男人陪伴你。”

婦人立刻漲紅了臉,有些慍怒:“不可以,那樣不道德。你是道士,怎么可以說這種話。”

“你為何生氣?吾只是提出解決問題的方法。”白火看著那名婦人,“你不愿意舍棄穩定,也不愿意舍棄財富,更不愿意舍棄名聲。

你不做任何取舍,又希望吾能給你什么答案呢?”

婦人聽后,非常的傷心。

“對呀,是我自己不愿意改變現狀,又來問你們做什么呢?”

她悲傷地下山去。

致虛散人用拂塵敲了一下白火的腦袋:“你就直接告訴她,一切自有命數,順心而為就好了,干嘛真的分析這么多,這下好了吧,香火錢都沒有收到。”

白火揉了揉自己被敲疼的腦袋:“吾還沒說完,她就哭著下山了。

吾只是想告訴她,有舍才有得,如果改變不了外在的環境,那就改變自己的心境。”

致虛散人看著熙熙攘攘的香客,說道:“人家上山只是想吐一吐苦水,并不是真的想改變。

人總是對未得到和已失去的念念不舍,殊不知,把握此刻才是最重要的。

不是所有人都能內心澄澈,看透一切虛妄。

他們在命里掙扎,我們只需要尊重他們的命運。”

“可是書里說:圣人常善救人,故無棄人,常善救物,故無棄物。”白火的想法和致虛散人不同,“吾覺得,如果有能力,還是要向圣人先賢學習,幫助每一個迷茫的人。”

“你救得了一個,卻救不了千千萬。

師傅問你,如果有一天這個世界出現了一場大災難,你會怎么做?”

白火毫不猶豫地說道:“下山救人。”

“如果卦象顯示,這場災難沒有辦法阻止呢?”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你呀你!就不能順應天命的發展嗎?”致虛散人看著白火認真的神情,他對自己這個不聽話的小徒弟完全沒脾氣了。

“占卜未來的意義,在于避免未來的兇兆,讓一切往更好的方向發展。”陽光斜斜地從室外照進來,落在白火半邊身子上,“師傅,入世,也是修行。”

這是還未長大的白火,和致虛散人之間的對話。

致虛散人在白火下山后,經常會想到這一天。

原來,他和那位上山問問題的婦人沒有區別。

他只想保持現狀,不想做任何改變。

而自己的徒弟不是。

他們注定會走在不同的道路上。

那是白火的天命。

他不該阻止。

——

啟明星集團內。

蘇青魚和萬知聞結束對話后,萬知聞找到白火。

空房間里,一盤棋局。

萬知聞拿白子,他想和白火探討內心的疑問。

白火手持黑子,他在擔心在外的隊友。

萬知聞像往常一樣拋出橄欖枝:“如果你能夠解答我的疑問,我就會和你訂立契約。”

“你的級別很高,吾荷包空空,負擔不起。”白火有契約的低階詭異,他覺得詭異夠用即可,不追求高等級和數量。

“你不想和我契約?”

大多數遇見萬知聞的人類,眼中都會出現野心。

白火沒有。

白火說:“是吾沒有心力,在接下來的路程里,和你相處。”

一個專注于思考的詭異,是一枚定時炸彈。

“你如果簽訂契約,你可以讓我做任何事情。”

“都是有代價的。”

“我的代價可以很多,也可以很少。”

白火放下一顆棋子,結束這盤棋,唇角帶著淺淺的笑意:“吾不需要。”

萬知聞不理解。

白火也未解決他的疑惑。

能夠契約紅色詭異,是誘惑。

白火放棄,是因為他的目標是消滅所有的污染。

他不要權力。

也不要錢財。

他是目標只有救世。

紅色詭異于他而言,弊大于利。

他無法預料,在最后關頭,詭異會忠誠契約幫助人類,還是幫助「它」。

所以,白火選擇遠離誘惑。

比起詭異。

白火更加信任自己人類的同伴。

他永遠忠誠于人性光明的那一面,與人類站在同一邊,不貪圖詭異的力量。

(番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