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趣 > 傅總別虐了夫人催你簽離婚協議 > 第五百二十五章 小沒良心!

謝舒看著她單純的,在陌生之處絲毫沒有膽怯的神情,露出一抹溫柔的笑容,“我是你外祖母。”
“外祖母,你好鴨,我是卡蘿。”
傅詩凡回頭拽了拽傅錚的手,“這是我爸爸。”
謝舒抬眸看向她身后的傅錚,面色淡淡地點點頭。
兩人沒有打過交道。
不過,興許是在江城某場宴會見過,興許是聽哥哥謝臻提過,謝舒以前就知道傅錚這么一個人,年紀輕輕便上任傅氏集團總裁,不過,好像現在已經是董事長了。
在她的印象里,可以用年輕俊杰來形容傅錚。
現在,他是自己外孫女的父親,卻不是自己的女婿。
當年的事她聽說了。
伊麗婭不過是走錯房間,卻被神志不清的傅錚強迫,后來又在傅清月的忽悠欺騙下沒有報警,生下孩子。
縱使傅錚是被人算計,縱使傅錚已經向謝臻表達過誠意,縱使伊麗婭也有些責任,但做母親的都偏向自己的孩子。
所以,謝舒很難對傅錚有好印象。
傅錚朝謝舒頷首,自知老威爾遜夫妻不待見自己,也無意跟他們像岳家一樣來往,便道,“好了,凡凡已經送到,國內還有事,我就先回了,箱子里是凡凡的衣物和玩具,她的喜好和習慣我做了筆記,你們好好照顧好她,半個月后我來接她。”
還挺有自知之明。
“那就不送了。”老威爾遜說。
“爸爸,再見。”傅詩凡仰著頭,眼底有些不舍。
傅錚溫柔地摸了摸她的頭,“在這里聽外祖父和外祖母的話,如果不習慣,就給爸爸打電話,爸爸接你回去。”
傅詩凡乖巧地點點頭。
“那爸爸走了。”
“嗯嗯。”
然后傅錚就走了。
謝舒看向傅詩凡,她正望著傅錚的背影,目不轉睛。
雖說他們是她的外祖,但跟陌生人沒什么兩樣。
她才五歲,一個人被留在這里,卻不哭不鬧的。
太懂事了。
謝舒忍不住默默傅詩凡的頭。
傅錚一走,老威爾遜便牽著傅詩凡往樓上去,“卡蘿,走,外祖父帶你看看給你準備的房間,然后帶你逛逛莊園。”
“好。”傅詩凡點點頭。
她的房間在二樓,寬敞明亮,床單被褥粉粉嫩嫩,上面躺著一個巨大的兔子玩偶,桌面上還擺著臨時添置的嶄新的玩具。
“喜歡嗎,卡蘿?”老威爾遜問。
傅詩凡笑著點點頭。
反正她就在這里住半個月,作為一個臨時落腳點,這個房間的格局布置絕對是合格的。
老威爾遜笑了,“喜歡就好,有人幫你整理行李,外祖父帶你去外面轉轉。”
“好。”
傅詩凡就這么在莊園住了下來。
結束一天的拍攝,溫涼走出雜志社大廈,就見路邊的一輛車打著雙閃,同時駕駛位車窗降下,露出一張俊美的面容。
溫涼走過去,拉開副駕駛車門上車,系好安全帶。
“怎么樣?忙了一天,累不累?”傅錚發動車子。
“還好,”溫涼活動著脖子,“凡凡送過去了?”
“嗯。”
“我以為你已經走了。”
“明天走。”傅錚看著溫涼欲言又止的表情,問,“怎么?”
“我……跟朋友約好了一起吃晚飯。”溫涼覷了他一眼。
她中午的時候聯系了貝拉,得知她來了費城,貝拉熱情的跟她約飯。
傅錚挑眉。
不用說,在她跟朋友的約定里,并沒有他的存在。
“什么餐廳?我送你過去。”他抿了抿唇。
溫涼報了餐廳的名字,看看他,“你呢?”
“我?”傅錚目視前方,有些落寞的回答,“當然是回酒店……晚飯隨便吃點就行了,反正沒人關心我。”
溫涼:“……”
她抽了抽嘴角,瞥了傅錚一眼,正想說什么,手機響了兩下。
貝拉問她到哪兒了。
本以為溫涼會安慰安慰自己,等了許久,傅錚都沒聽到溫涼的聲音,趁著紅燈的間隙看了她一眼,卻見她低頭回復起了消息。
傅錚:“……”
他清了清嗓子。
溫涼回完消息了,抬頭看他一眼,“你回去后早點休息,坐飛機挺累的。”
傅錚:“……”
就這?
他淡淡地“嗯”了一聲。
接下來,一路上他再沒有開口。
溫涼像是什么都沒察覺似的,繼續抱著手機跟貝拉聊天。
傅錚差點氣暈過去。
汽車停在餐廳門口。
“到了?”
溫涼從手機里抬頭,透過車窗環顧四周,“那我去了哈。”
“嗯。”傅錚低沉地應了一聲。
溫涼推門下車,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回身看著傅錚,“對了……”
傅錚用詢問的眼神看著她。
“我問朋友說可以帶你嗎,她同意了,你要去嗎?”溫涼歪著腦袋看著他。
傅錚錯愕了一瞬,隨即就明白過來,她是故意的!
她早看出來他的想法,問了朋友,卻憋了一路,讓他心里抓耳撓腮,坐立不安,在他絕望到已經認了的時候,再給他一顆甜棗。
這小沒良心!
“不去。”他別過頭,氣都氣飽了。
“那我自己去了?”
“嗯。”
溫涼看他真沒有要去的意思,轉身走向餐廳。
正要拉開門進去時,忽然一股大力將她拽到懷里,抵到墻上,霸道的吻隨之而來,氣息糾纏。
旁邊就是餐廳大門,時不時有人出入,看到這一幕見怪不怪,但溫涼卻紅了臉,耳根發燙。
手機鈴聲響起。
溫涼忙推開他,拿出手機接通電話,“貝拉……到餐廳門口了,馬上就來……”
掛斷電話后,溫涼瞪了傅錚一眼,走進餐廳。
傅錚跟在她身后。
“你不是不來嗎?”
“騙你的。”
溫涼找到貝拉的位置,跟她和陳靖遠打過招呼,把傅錚介紹給二人。
陳靖遠跟傅錚寒暄起來。
貝拉好奇地看了傅錚兩眼。
原來這就是斐的前夫,看著跟艾利克斯有點相像。
陳靖遠也瞧了出來,看溫涼的眼神都有些不對勁了。
該不會她把東城當替身了吧?
現在跟傅錚和好,就疏遠東城了?
溫涼哪里知道陳靖遠想了那么多,正跟貝拉聊的暢快呢。
知道她懷了孕,貝拉又驚又喜,迫不及待地期待小baby降生了。
這時,旁邊忽然傳來一道聲音,在國外的城市里,中文格外抓耳,“靖遠?”
溫涼抬頭,見是一位中年男子。
她明明沒見過這人,卻憑著容貌和那聲親近的“靖遠”以及淡淡的京腔猜到了來人的身份——霍君山。
她下意識地看了傅錚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