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趣 > 嫡女重生,皇上的小嬌嬌殺瘋了 > 第174章 為什么你只疼哥哥

建安侯府這邊除了唐楚君以外的長輩們全都去現場觀試了。

在老侯爺看來,云起書院就是瞎胡鬧,為了一個還算不得正式的學子鬧這么大,總會引起各方譴責,很不劃算。

尤其現在云起書院根基未穩,更應該小心謹慎,不落人話柄才好。

只是遠遠看到明德帝也在現場,臉上并無郁色,甚至還談笑風生。老侯爺出口指責的話,到了嘴邊又咽下。

老嘍,看不懂,沒有話語權了。

文蒼書院的山長等人來時就聽說了云起書院聲勢浩大,但沒人說里面有這些大人物,更沒人提醒明德帝也在現場啊。

一行人頓時大汗淋漓,跪倒在明德帝面前,“吾皇萬歲萬萬歲!”

明德帝不悅,“今日朕微服出行,不必在朕跟前行這些虛禮。你們先做點實事,把書院的院風肅清一下。樓羽霄!”

“微臣在!”

“今日這事,歸你們東羽衛審理。”

“是!”

話音剛落,就見一個穿著極好的婦人從人群里擠出來,直直向著霍十五而去。

她一把抓住坐在地上的霍十五,“十五!十五!我兒呀!我兒快跟母親回家去,別在這胡鬧了。哥哥和你鬧著玩呢,怎的還當真了?”

來人正是淮陽伯府的霍夫人丁氏,霍斯山與霍斯梧的母親。

霍十五全身一僵,被母親這么一拽,便站了起來。

他此時臉上還戴著面具,遮住青青紫紫的傷痕,以及腫脹得不成形的眉眼。

但丁氏哪里知道傷得這么重,伸手便摘了兒子的面具,嘴里還叨叨,“平時你倆打打鬧鬧不是常有?今兒……”

她拿著面具的手陡然頓在空中,話也卡在喉間。

面前站著的少年,哪里還能看出原來的模樣?

少年的眼淚從腫脹的眼縫里流出,在母親開口喊“十五十五”的剎那間就淚流滿面。

那喊法太熟悉太熟悉了。

他知道這親熱的“十五十五”后面,必將跟著“胡鬧,鬧著玩,打打鬧鬧”之類的話語。

從小到大,不都是這樣么?

心里的疼痛蔓延至四肢百骸,遠勝過身體的疼痛。這一刻,霍十五那么脆弱,“母親,我也是你的兒子,為什么你只疼哥哥,不疼我?”

霍十五當著這么多人的面,第一次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他今天特別難過,許是有人疼的緣故。他不再是孤單一個人,云起書院上上下下都很疼他。

聽說岑鳶飯都沒吃就跑出去買了絹帛橫幅,替他安排一切;

時云起把那么重要的對抗試排在后面,利用自己的人氣和影響力,為他把事情鬧大;

妹妹親手為他寫橫幅標語,就為了吸引更多舉足輕重的人。

云起書院的所有人都在為他努力,憐惜他,為他抱不平。

邱紅顏更是從吃飯開始哭到現在沒停過,小姑娘都快哭暈了。

只有他的親生母親叫他“回去”,叫他“不要胡鬧,不要當真”。

為什么?為什么啊?

丁氏顯然沒想到霍十五傷得這么重,喉中的聲音帶著一絲哭腔,“怎的,這樣?十五,我的兒……怎的會這樣?你跟母親回家,母親為你擦藥。”

霍十五只覺萬箭穿心。

到了這一刻,母親還想哄他回家,還想粉飾太平,還想讓他忍氣吞聲。

憑什么!

時安夏上前來,溫溫行了個晚輩半禮,淡聲道,“霍夫人,霍斯梧不能走。霍斯山輸了對抗試,因妒生恨,先對我云起書院的陸桑榆大打出手,后又對霍斯梧下毒手。這絕不僅僅是你淮陽伯府的家事!”

丁氏面色蒼白,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她看見兒子變成這副模樣,不是不心疼的。但……今日之事鬧得這么大,文蒼書院為了保住聲譽,很可能會把大兒子除學。

這些都是伯爺剛才分析給她聽的。伯爺答應她,此事平息之后,他會親自管教大兒子,不會再允許其欺負小兒子。

但如今內里還牽扯出了陸桑榆,可就真不好辦了。

萬般無奈之下,丁氏還是只能求助霍十五,“兒啊,你去求求云起書院的人高抬貴手吧。他畢竟是你哥哥,若是他不好,你如何能好?咱們淮陽伯府又如何能好呢?”

霍十五捏緊雙手,全身都在顫抖。

他聽懂了。

母親是想讓他識大體,做個寬容的人。寬容到他被霍斯山打成這副模樣,他還得去求云起書院的人別追究,就這么算了。

真可笑啊!這世上哪有這樣的事?

哪有這樣對待自己親生孩子的?

等等!時云起早前不就是被姨娘折磨虐待?那姨娘表面是親娘,實則卻是……所以……

霍十五感覺自己觸摸到了真相。

往事一幕幕,大事小事,一點一滴掠過他腦海。

有好吃的,先緊著霍斯山;有好料子,先給霍斯山做新衣;年前炭火緊俏,也是先保證霍斯山的院子足夠暖和。

他記憶最深刻的,是小時候父親出遠門,買回來兩個一模一樣的硯臺。

哥兒倆一人一個。

霍斯山不小心摔爛了自個兒的,母親就跟他說,“十五,反正你也不愛學習,把你的硯臺給哥哥用吧。”

霍十五就是從那時候開始不愛上學,喜歡調皮搗蛋,惹是生非……

不想還不痛。一想起這些,連呼吸都變得急促,痛苦將他撕裂成一片一片。

終于,霍十五雙目發紅地看著丁氏,“母親,你告訴我,我是不是撿來的?還是哪個姨娘生的孩子?”

丁氏:“!!!”五雷轟頂!差點承受不住就要倒下去。

她心痛地看著腫得面目全非的兒子,不可置信他說出這樣的話,“你,你怎么能這么想?你是我十月懷胎差點丟了性命才生下的兒子!你竟然問出這樣的話?”

霍十五一字一頓,字字鈍痛,“除此之外,我想不出有什么別的原因,能讓一個母親眼睜睜看著自己兒子被打成這樣,還讓兒子息事寧人!”

人的心里一旦有了疑點,便如播下一顆種子。很快這種子就破土而出,長成參天大樹。

霍十五便是這樣,深覺自己觸摸到了一個驚天秘密。

和時云起一樣身世的驚天秘密!

換子!他一定不是丁氏的兒子!

這才是真相!撥開迷霧見月明,一旦得知真相,所有不合理的地方就變得合情合理。

霍十五哈哈大笑,笑著笑著眼淚從眼縫中流出,眼角的傷滲出血,混在淚中,便成了血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