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趣 > 大夏王候:我的領地強億點點! > 第92章 大結局

葛大力欣然接下了任務,跟著武建義和早就安排好的幾個小弟,一同帶著東西離開了。

對于出征剿匪的事情,葛大力已經期待了好幾天了。

畢竟他是皓軍的統帥,可是之前去參加剿匪任務的時候,他除了給蘇皓打打下手,把東西帶回來之外,幾乎沒什么拿得出手的戰績。

就算弟兄們不說,葛大力也知道有些人是不服自己的。

這一次終于有了機會,他也憋著一口氣,要好好展現展現自己的實力!

對于這次的交給任務,蘇皓提前好幾天就把人挑選了出來,還對他們千叮嚀萬囑咐,讓他們一定要好好表現,務必讓武太郎父子刮目相看。

這件事除了是個利國利民的好事之外,對蘇皓本人以及整個炸天村,也是有的極其深遠影響的。

蘇浙這個人睚眥必報,他最近雖然一直老老實實地待在安平鎮。

但背地里肯定已經恨的咬牙切齒了,就等著什么時候準備好了,便會出手,再報復蘇皓。

而蘇皓也是一樣,把對方當做眼中釘,肉中刺。

現在萬事俱備,只差武太郎和武建義的一個承諾。

只要兩人保證在蘇皓對付了蘇浙之后,他們不會追究蘇皓的責任,蘇皓就可以大膽的復仇了。

而想要讓武太郎和武建義站在自己這邊,這次的剿匪能不能出力幫忙,就成了一個極其重要的決定性因素。

安平鎮的銅礦對于蘇皓來說非常有吸引力。

現在這些子彈都是用土制的,既不穩定也不安全,殺傷力還沒有那么強。

只要有了銅,能夠打造真正的手槍和子彈,蘇皓手底下這只皓軍的殺傷力,又能再上一個層次!

當然,想要打造真正的子彈也沒那么容易,還有許多技術難關要攻克。

但不管怎么講,只要有了原料,一切就都好辦!

送走了武建義他們,李秋嬋轉頭對蘇皓說道:“夫君,跟這種人打交道很辛苦吧?”

蘇皓和武建義之間的爾虞我詐,比起官場有過之而無不及。

畢竟官場上的那些官員,不管再怎么明爭暗斗,一方都是很難置另一方與死地的,所以多多少少會留有一絲顏面。

可是武建義不會,盡管不愿意承認,但武建義和武太郎現在的地位就是比蘇皓要高出許多,想讓他死也只是一句話的事情。

因此,對于蘇皓而言,每次和他們打交道,又不能被他們完全拿捏,就像是在走鋼索一樣,如履薄冰。

蘇皓之所以總是和李秋嬋最為親密,其中的一個原因就是李秋嬋最懂他的處境。

他什么都沒說,只是拍了拍李秋嬋的手背,一切盡在不言中。

“不管怎么樣,武建義他們也算是被咱們拴在我們的船上了。”

“接下來走向如何,就全看那幾個兄弟的表現,希望他們能給武太郎留下深刻的印象吧。”

兩人說話的功夫,蘇沐沐就把飯菜端了上來。

蘇皓這才想起,自己在院子里,還制備蒸餾水呢。

他立馬跑進了院子,雖然瓷盆沒有裝滿,但也收集到不少的蒸餾水了。

然而一直到天都黑了,三人也沒把古麗等回來。

蘇沐沐不免有些擔憂,蘇皓卻覺得可以再等等。

畢竟古麗這次要買輛馬車的海帶回來,馬車走的沒有騎馬那么快,晚些也是有的。

事情的確如此,古麗騎著馬跟在兩輛馬車的后面,費了好大的勁,才把那兩車海帶帶回村子。

好巧不巧,路上還碰到了武建義。

武建義在外面可是相當的囂張,他一開始并沒有看到騎馬跟在后方的古麗,只以為是兩個行商之人趕著馬車,在擋自己的路,整個人立馬就惱了。

“你們兩個賤民,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居然敢來擋我的路,是活膩了嗎?趕緊給老子滾開!”

說著,武建義就揮起了馬鞭,要動手抽著兩個馬夫。

好在葛大力從縫隙里認出了古麗,趕緊拉著武建義的胳膊說道:“武建義少爺息怒啊,那后面騎馬的好像是我家三夫人呢!”

武建義聽聞此言先是愣了一下,緊接著趕緊放下了手仔細的看了看,還真就是古麗。

這讓他臉上的表情不免有些尷尬。

還好剛才鞭子沒揮下去,否則這兩天裝個孫子就全白裝了。

“哎呀,原來是蘇領主的三夫人啊,真是不好意思了,我剛才一時氣急說了些難聽的話,還請三夫人不要介意。”

古麗騎著馬走到了兩個車夫的前頭,眼皮笑肉不笑地回應道:“沒什么,沒什么,確實是這兩駕馬車擋了武建義少爺的路了,是我們不對。”

“都怪我夫君非要讓我去買什么海帶,他一下子就要買兩大車,真是對不住啊!”

若是放在以前,古麗是絕對不可能對武建義這么客氣的,就算不動手打他,也得陰陽怪氣一把。

但是現在的古麗已經脫胎換骨了,她再也不是之前那種愣頭青一般的行事風格,整個人都變得沉穩了不少。

最近古麗一直跟在蘇皓身邊,也知道蘇皓不怕武建義,但也不能輕易得罪他,索性就說點客套話,哄一哄好了。

“呵呵,原來是去買海帶了,不過這東西買這么多干嘛?”

古麗聳了聳肩膀,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雙方一番寒暄之后,就此分道揚鑣。

武建義一路上都在琢磨,那火藥的子彈里頭,也不曾聞到過海鮮的味道啊,買那么多海帶,究竟是干什么的呢?

因為實在好奇,武建義甚至問了問葛大力,然而葛大力就是個大老粗,他居然一臉理所當然的回答,武建義道:“可能是想給大家伙分了吃吧,村子里人口多。”

“……”

武建義徹底無語了,炸天村有多少人他心里還沒數嗎?

就算頓頓吃海帶,天天吃海帶,也吃不上那些呀!

這個蘇皓真是越來越古怪了。

時間一眨眼,就過去了三天。

這三天蘇皓雖然一直在家里,想辦法提煉碘,哪里都沒有去,但是耳邊卻一點都不清靜。

古麗每天都到外頭去打聽消息,有了葛大力他們的幫助,武太郎這次的剿匪任務,進展的要多順利就有多順利。

短短三天的功夫,他們不僅攻克了五個敵寨,還有兩個匪幫不戰而降,乖乖的送來了求和書,可是讓武太郎打出了一次風頭呢!

武太郎也沒忘了蘇皓這個背后出力的好幫手,他在剿匪的第二天派人來給蘇皓送了一封信。

在信里面,武太郎高度贊揚了葛大力等人的表現不說,還特地奉上了一張一千兩的銀票,說是額外的謝禮!

這一切都在蘇皓的意料之中,畢竟人是他一手栽培起來的,他又怎么會不知道葛大力等人的能力呢?

然而隨著武太郎跟蘇皓的聯合剿匪進行的如火如荼,有一個人可是坐不住了,這人不是別人,正是蘇浙。

蘇州一開始聽說武建義最近忙著剿匪,心里面還挺高興,也親自拉起了一支隊伍,打算過去幫忙,順便討好討好這兩父子,把變僵的關系挽回一下。

而且后面又得知,這一次在剿匪的過程當中,武建義等人主要使用的武器就是蘇皓的那種會爆炸的東西。

這下蘇浙心里就有數了。

“踏馬的怪不得武建義說什么都不跟我來往了,鬧了半天,他們是和蘇皓穿上一條褲子了!”

“好你個蘇皓,老子花了那么大的價錢,用了那么多心,好不容易拉攏上的關系,竟然一下子就被你給攪和黃了。”

“挖我的墻頭,你覺得我能讓你好的了嗎?!哼!”

蘇浙氣急敗壞地念叨著,不僅沒解散之前拉起的那支隊伍,反而還又召集了一些江湖上的能人。

蘇浙已經打聽過了,知道一直跟在蘇皓身邊的葛大力去剿匪了。

他覺得這是個對付蘇皓的大好時機,卻不知這一決定,反而給他自己帶來了滅頂之災。

剿匪進行到第五天的時候,周圍的誹謗基本上都已經被武太郎收編了。

一切告一段落,武太郎不僅把葛大力等人送了回來,還讓他們給蘇皓報個信兒,會親自過來向蘇皓致謝,到時候自然也會把該分給蘇皓的好處,雙手奉上。

蘇皓在得知這一消息之后,和古麗互相對視的一眼。

說來也巧,古麗今天上街打聽消息的時候,正好碰到了幾個之前認識的江湖朋友。

不聊不知道,一聊嚇一跳,古麗從他們的口中,知道了蘇浙最近在大肆招兵買馬的消息。

古麗也很機靈,立馬就邀請那幾位朋友到家里吃飯。

她的那些朋友并不知道她嫁給了蘇皓,就這么跟著古麗一同回了家。

趁著蘇沐沐招待這些朋友的時候,古麗就把事情給蘇皓說了。

蘇皓聽聞之后,便在飯桌上拿出了幾張銀票。

如今蘇皓出手,可比蘇浙闊綽多了。

畢竟蘇浙大量招兵買馬,手里的錢已經捉襟見肘,給大家的報酬自然不會太多。

蘇皓這幾張銀票一亮出來,古麗的那幾個江湖朋友,眼珠子立馬就瞪得溜圓。

有錢能使鬼推磨,更不用說這些人還本來就跟古麗交好,愿意賣古麗面子。

之前蘇皓去安平鎮安插了自己的眼線,結果一個晚上就全都被蘇浙給查出來了。

現在不用害怕了,這些江湖人士都是蘇浙自己招攬的,他肯定不會對這些人有所懷疑。

有了這幾個臥底,蘇皓總算是掌握了安平鎮方面的消息。

好巧不巧,蘇浙就把動手的日子定在了明天晚上!

蘇皓在得到消息之后,準備直接來個大的。

既然蘇浙偏要作死,那他就好好成全了對方!

如果這一次蘇浙的刺殺行動正好發生在武太郎眼皮子底下,那武太郎會作何抉擇,也就可想而知了。

思及至此,蘇皓立馬親手寫了一封請帖,邀請武太郎和武建義,明天晚上到家中吃飯慶祝。

武太郎本來也打算親自來一趟蘇皓的家中,向他表示感謝,如今收到了蘇皓的邀請,自然是欣然答應。

時間很快來到了第二天晚上,就在蘇皓和這父子二人觥籌交錯,推杯換盞之際。

外面突然傳來了一陣陣稀稀疏疏的聲音。

蘇浙的人,竟然就這么堂而皇之的當著武太郎和武建義的面殺了過來。

結果自然可想而知,蘇皓的人甚至都沒用出手,他們就全都被武太郎的人給鎮壓了下來,并帶回了東城府。

消息一出,蘇浙頓時被嚇得頭皮發麻,想都不想,就決定跑路。

可惜螳螂捕蟬,黃雀在后,蘇皓早就已經安排好了人,守在蘇浙離開安平鎮的必經之路,并讓他們不必猶豫,一看到蘇浙出現,就立馬開槍即可!

就這樣還沒等武太郎那邊審訊殺手們審出個什么結果,蘇皓的人就已經把蘇浙給殺了。

這一次蘇皓親自把尸體拉到了東城府,身后背著荊條來了一出負荊請罪。

蘇皓先斬后奏,固然可惡,但不管怎么說,蘇浙都已經死了,武太郎又怎么可能為了他而得罪蘇皓呢?

因此他這次不僅選擇了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還幫忙偽造了證據,上書北王府騙他們說,蘇浙是死在了逃亡的流匪刀下。

不僅如此,他還在和蘇皓一番討價還價之后,在線上幫蘇皓說了不少的好話,說蘇皓治理有方安平鎮又離炸天村很近,詢問北王府可否就近,讓蘇皓管理安平鎮。

假如這話是蘇皓說的,那北王府方面肯定會懷疑這個蘇皓在背后搞了鬼。

但這話是東城主說的,蘇家就不疑有他,一口答應了下來。

反正對于他們而言,安平鎮也好,炸天村也罷,都是個不起眼的小地方,安平鎮固然好一些,也沒強多少。

就算都給了蘇皓,他也無法在這里搞出什么風浪來。

此時的蘇家自然是想象不到,那個錯誤的決定,將會給他們帶來怎樣的滅頂之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