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趣 > 大佬總想跟我搶兒砸 > 第2308章 我們的幸福婚禮

褚天闊說著,一臉興奮,準備欣賞蘇可萱驚恐的表情。

結果,蘇可萱沒有任何情緒變化。

倒是褚天闊的身后,響起一道意料之外的聲音:“誰在背后說我死了?”

就在褚天闊與他的手下被蘇可萱吸引全部注意時,一伙人從后面悄悄靠過來,并悄無聲息地干掉不少褚天闊的手下。

等褚天闊發現不對勁兒,他們已經被包圍!

褚天闊怒火中燒:“殺了他們,全都殺了!!”

這個時候動手,不死也半殘。

褚天闊的手下只是他請來的雇傭兵。

他們雖然拿了錢,卻不想白白送死。

所以沒有人動。

褚天闊怒火中燒,氣得拿身邊的人泄憤。

但他找錯了欺負對象。

被打的人反手就將褚天闊掀翻在地。

褚天闊被摔得七暈八素。

眼前都是星星。

突然,他的視線中,出現蘇可萱的身影。

蘇可萱低頭看他,笑吟吟地問:“我們比一場啊?當年就說要和你好好比試一場,現在,也算滿足你最后一個心愿。”

蘇可萱的話,讓褚天闊回憶起兩個人的第一次見面。

那時候他還不知道蘇可萱是網絡上的心上人。

他只是單純地覺得蘇可萱瘦弱,自己一拳就能將她打趴下。

蘇可萱則揮舞著手臂,說她會拳腳功夫,甚至當場就要和他比劃。

最后在朋友的勸說下,兩個人沒能打成。

而現在……

褚天闊起身就沖向蘇可萱!

“可萱!”

江墨白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在他擔憂的注視下,蘇可萱身子靈動地避開褚天闊。

褚天闊雖然力氣大,可他根本無法靠近蘇可萱。

這讓他愈發暴躁。

最后竟然自己把自己絆倒。

看著褚天闊笨熊一樣倒在地上,蘇可萱笑道:“認輸吧,認輸了我就……”

她的話還沒說完,褚天闊突然爆發,猛撲向蘇可萱!

原來剛才的笨拙都是偽裝。

他就等著一擊斃命!

只見褚天闊手中握著匕首。

匕首另一端,刺中蘇可萱的腹部!

偏偏褚天闊的臉上,還做出深情的模樣:“你是我的,永遠都只能是我的!和我,一起下地獄吧!”

說著,褚天闊一用力,要將匕首沒入蘇可萱的身體里!

可是……

匕首受到阻力。

還沒等褚天闊回過神,蘇可萱一腳將其踢開!

下一瞬,保鏢沖過來制服褚天闊。

江墨白趕緊扶著蘇可萱,關切地問:“沒事吧?”

“沒事,你忘了我穿著保護衣?”

在被劃破的外套里,有一件銀色的單薄衣服。

這衣服是謝挽意送給二人的,由特殊材料制成,刀割不破。

所以褚天闊那一刀非但沒能傷到蘇可萱,反而斷送了自己的后路。

蘇可萱看向一臉茫然的褚天闊,緩緩說道:“原本你犯的事,也就能判個二十年。但現在你跑到帝都,殺人未遂……你就一輩子在監獄里待著吧!”

原來……

這才是她的真正計劃!

明白過來的褚天闊暴怒。

他瘋狂的咒罵。

江墨白聽著心煩,便給保鏢做了個手勢。

保鏢一個手刀下去,世界安靜了。

可江墨白的內心卻無法平靜。

在車上,他接到蘇可萱的消息,要他配合。

江墨白覺得蘇可萱瘋了。

他想制止。

可惜鞭長莫及。

現在事情塵埃落定,但江墨白依舊惶恐。

他緊緊抱住了蘇可萱,在她耳邊,微微顫抖地說:“以后不許先斬后奏!”

“好。”

“也不許做危險的事!”

“嗯。”

“我們結婚吧!”

“行。”

行?

她同意了?

江墨白欣喜若狂!

可緊接著,他又聽蘇可萱補充道:“不過婚期要往后推,最近工作都排滿了。”

江墨白有點委屈:“工作比結婚都重要?”

“這兩者不能比,都重要。”

“你……”

沒等江墨白的話說完,蘇可萱踮著腳,就吻上去。

深情的吻,堵住江墨白的不滿。

也讓他同意將婚期往后推。

但江墨白怎么都沒想到,這一推,就推到了三年后……

三年的時間里,蘇可萱的事業,蒸蒸日上。

江墨白經營著賽車俱樂部,手下培養了不少明星賽車手。

衛泱泱和厲星衍三年抱倆。

江墨甜也結婚做了媽媽。

至于厲茉凝,開了掛一樣,直接讀到博士。

畢業后,正準備入職一家科研機構。

這期間,她一直是一個人。

蘇可萱與江墨白的婚禮,盛大而隆重。

婚禮上,望著臺上一對幸福的新人,厲茉凝時而跟著幸福地笑,時而感動的落淚。

可到了搶捧花環節,她就換了個人似的。

一臉的勢在必得。

“那么,讓我們看看哪位幸運的姑娘,能搶到新娘的手捧花!”

婚禮主持人開始倒數。

當數到“一”的時候,厲茉凝抓住時機,找好角度,用力一躍!

抓住了!

厲茉凝抓住花束,心里美滋滋。

耳邊卻聽到“咔嚓”一聲。

她尋著聲音看過去……

青空!?

厲茉凝瞪圓了眼睛。

而在她不遠處的青空,放下相機,對厲茉凝笑了笑。

這一瞬間,厲茉凝感覺自己沉寂許久的心臟,砰砰亂跳。

雖然之前也幻想過,與青空重逢時要說點什么。

可是當這一幕真正上演,她只會干巴巴地說:“嗨,好久不見。”

“的確好久沒見了,你也變成熟啦,再也不能拿你當小孩看了。”

“我和你認識的時候,就不是小孩!”

見厲茉凝和以前一樣計較這些,青空笑了笑。

“對了,這次回來,要待多久。”

“幫可萱拍完婚禮照,就該走了。”

竟然這么快……

厲茉凝的笑容,僵在嘴角。

“別愣著了,去拍合照吧。”

厲茉凝機械地走到新人身邊。

然后僵硬地牽動嘴角。

她努力讓自己正常一點。

可是,當她看到青空拍完照,與大家告別……

她突然做了一個決定!

厲茉凝大步向前走。

沒走出多遠,厲家的一位親戚攔住她,與她笑著聊天:“茉茉啊,聽說你要去研究院了?”

“嗯。”

“你可真厲害,那什么時候去研究院報道啊?”

“時間要往后推一推了。”

“推到什么時候?”

“不好說,”厲茉凝將手捧花塞到對方的懷里,神色雀躍,“等我拐個老公,就回來!”

“啊?”

在親戚震驚的注視下,厲茉凝快步跑向禮堂外。

厲茉凝已經長大。

她知道自己想要追尋什么。

如果青空還不能接受一份新的感情……

那就陪在他的身邊!

這一次,她要把握住幸福。

不再留下遺憾!

江墨甜看到厲茉凝不顧一切地追隨青空而去。

頓時,心中一陣唏噓。

蘇可萱見狀,笑著問:“舍不得了?”

“是啊。”

“放心吧,老天會讓有情人終成眷屬。而且這些年她接了那么多捧花,也該輪到她幸福了!”

江墨甜聽后,露出淡淡笑意。

待再次看向厲茉凝離開的方向,她輕輕念著:“等你的好消息了,小丫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