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趣 > 被讀心后瘋批千金人設崩了溫顏司墨衍 > 第357章 全文大結局
不待阿彩說什么,季池又說了句,“你說實話,不喜歡或是反感的話,我不會勉強你
首到這會兒,阿彩腦子里都有些暈乎乎的。
剛剛被他親吻時,她感覺心臟要跳到嗓子眼。
她并沒有不喜歡,或是反感。
她從來不知道,被人親吻,會是如此悸動和慌亂。
她咬了下唇瓣,將通紅的小臉靠進男人削瘦的肩膀,甕聲甕氣的道,“你是不是親過很多女生,你好像很會親的樣子
季池低咳一聲。
說實話,他的初吻,確實不是她。
但他看得出來,她的初吻,方才被他奪走了。
“認識你以后,我親吻你的第一個女生,是你不待阿彩說什么,季池又說了句,“若是我那里能恢復,我人生中的第一個女人,也是你
阿彩瞬間滿面通紅,她小手握成拳頭朝他胸膛上砸下一拳,“誰讓你說那些了呀!”
季池大掌握住阿彩的手,他挑眉看向她,“你究竟答不答應?”
阿彩垂下長睫,羞赧的點點頭,“答、答應
她很單純,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方才季池親她的時候,她心臟快要跳出嗓子眼。
她想,自己是喜歡他的。
也許,從很早就開始喜歡了,不然,他的事,她也不會那般關注。
只是他太過優秀出色,她不敢往那方面去想。
見阿彩答應,季池俊臉上露出愉悅的笑意,他從褲兜里掏出一條項鏈,戴到了阿彩脖子上,“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季池的女朋友了
阿彩看著項鏈,她微微皺眉,“你前段時間給我送了支表,怎么又送項鏈給我?”
“這次是定情信物
季池長臂一伸,用力將阿彩抱進懷里。
阿彩靠到他胸膛上,聞著他身上獨屬于他的氣息,胸腔里涌出甜蜜與悸動。
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會成為季池的女朋友!
……
由于二人工作都很忙,阿彩下午就回了港城。
盛夏過來接的阿彩。
看到盛夏,阿彩有些心虛。
但她不是個會說謊的人,她和季池確定了關系,若是再隱瞞盛夏,她也做不到。
盛夏將阿彩送到醫館門口時,阿彩將她和季池的關系說了出來。
說完,她不敢看盛夏一眼。
她心里慌亂得厲害。
她有種預感,盛夏知道了的話,肯定不會再理她了。
果不其然,盛夏沉默片刻后,羞惱地看向阿彩,“阿彩,看到我像個跳梁小丑一樣喜歡季池,你心里一定在竊喜歡吧!”
阿彩長睫顫了顫,她伸手,想要拉住盛夏,但還沒碰到她指尖,就被盛夏甩開。
盛夏閉上眼睛,一副不再想跟阿彩說話的樣子,“我們的友誼到此為止,請你下車!”
阿彩的心臟,不受控制的緊縮,“夏夏,對不起,我沒想到季池會突然表白,我發誓,在他表白之前,我真的沒有想過能做他女朋友!
“不要再說那些了,我不想再看到你!反正你現在交男朋友了,損失我一個朋友也不會有什么
阿彩紅著眼眶下了車。
她幾乎剛關上車門,盛夏就開著車,疾馳而去。
阿彩給盛夏編輯一條很長的道歉信息,但對方卻將她拉黑了。
阿彩回到屋里后,哭了很久。
她沒想到,自己剛收獲一段甜甜的戀愛,就和自己最好的朋友鬧翻了。
季池忙到十點多給阿彩發了視頻過來。
阿彩原本不想接的,但指尖不小心按錯了。
季池看到視頻里阿彩紅紅的眼眶,他皺了皺眉,“怎么了,誰欺負你了?”
阿彩鼓噥了下臉腮,“我將我和你的關系告訴了夏夏,她生氣了,不再理我了
季池眉頭皺得更深,他知道阿彩獨自在港城闖蕩,交個真心朋友不容易。
若不是太過在乎對方,她也不至于哭得眼睛又紅又腫。
“是我的錯,沒有考慮周到
阿彩搖搖頭,“與你沒有關系
季池耐心安撫阿彩,首到她情緒好轉。
阿彩在季池安慰聲中,慢慢進入了睡眠。
視頻是什么時候掛斷的,她都不知道。
睡得迷迷糊糊時,她聽到敲門聲。
阿彩以為是誰深更半夜來找她看病,她揉著眼睛將門打開。
看到門外面站著的男人,阿彩陡地睜大眼睛。
穿著黑色t恤的男人,看上去風塵仆仆,但是他看向她的桃花眼,卻滿是柔情。
“季池,你怎么回來了?”她不是在做夢吧?
季池上前一步,將阿彩用力抱進懷里,“我家丫頭今晚哭了,我必須得連夜趕回來親自哄哄她
阿彩鼻尖驀地一酸。
她發現,他真的好會撩啊。
阿彩從他胸膛里抬起頭,“你餓不餓,我去給你做點吃的
“不餓他將她抱著進到房間。
“那我給你倒杯水
季池抱著她沒有松手,他下頜抵到她頭頂,嗓音暗啞的道,“我只在這里待十分鐘,等會兒還有別的事情
阿彩小手握成拳頭朝他胸膛上捶了一下,“那么忙的話,你不用特意來我這里一趟的
“親眼看看你才會放心季池低下頭,親了親她的唇瓣,“放心,你男朋友年輕,身體抗得住
十分鐘時間,將近三分之二都是他在用力親吻她。
他離開時,阿彩的嘴都腫了。
翌日。
阿彩正在醫館里忙時,盛夏過來了。
看到盛夏,阿彩眼睛里像是藏了小星星,“夏夏!”
盛夏嗔了阿彩一眼,“昨晚季池在我家門站了好幾個小時,早上他看到我出來,送了我全套簽名,還親自過來跟我賠禮道歉,讓我原諒你這個小哭包
阿彩愣住。
昨晚他說有事,就是專程去跟夏夏道歉嗎?
他怎么那么好呀。
盛夏看著傻傻愣愣的阿彩,她伸手將她抱住,“昨晚我回去就后悔了,我不該對你說那么重的話,我對季池只是偶像的喜歡,又沒有男女之情,憑什么不能讓你跟他在一起呢,阿彩,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
阿彩搖搖頭,“沒有,我也有錯
盛夏拍了拍阿彩的背,“好了,我們都不要再互相道歉了,以后我們還是最好的朋友好嗎?”
阿彩破涕為笑的點頭,“好
……
季池正處在事業上升期,他和阿彩交往后,并沒有對外公開。
兩人談了場地下戀情,這一談就是三年。
季池己經從男團里單飛了,他有商業頭腦,現在不僅自己站在了娛樂圈最頂端,還開了文娛公司,自己做起了老板。
阿彩這三年,也在不斷研究治他那里的藥,終于皇天不負有心人,被她研究出來了。
季池吃了一個月的藥,他漸漸有了感覺。
他約阿彩一起到了酒店。
“丫頭,想看看你研究出來的成果嗎?”雖然兩人談了三年,但他偶爾在她面前還是很不正經,邪邪痞痞的。
阿彩嗔了他一眼,“才不要
話音剛落,男人就從身后將她抱住,薄唇落到她耳邊,“真不要還是假不要?”
阿彩縮了縮脖子,“討厭
季池將她的小臉轉過來,吻住了她的唇。
后面發生的事情,阿彩有些云里霧里。
首到結束時,她才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
他真的恢復了。
而且,恢復得還不是一般的好。
季池將她摟進懷里,他從抽屜里拿出一枚戒指。
“倪彩,跟我結婚吧!”
阿彩長睫顫了顫,“你瘋了吧,若是你結婚的話,你會脫粉的
季池執起阿彩的手,將戒指套進她纖細的指尖。
“若因害怕脫粉,就一首將我的丫頭藏在背后,我又算什么男人,這幾年的努力,就是為了有底氣將丫頭光明正大的介紹出去
“有你在我身邊,我現在無所畏懼
聽到季池的話,阿彩頓時淚流滿面。
她回擁住他勁瘦的腰身,感動的點點頭,“我愿意嫁給你,也愿意公開
不論以后會遇到什么,兩人的心,都會堅定的靠在一起。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屬于他們的幸福,正式開始啟航!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