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趣 > 報告醫妃王爺他有讀心術花似錦封居胥 > 第244章 花似錦,你當真如此絕情嗎?
  “安王妃到——”

  花似錦的笑意不達眼底,朝著鳳儀宮宮門的方向看去。

  她剛回宮,母后就與她商量,代表封居胥先將封號賜了。等封居胥回京,再讓他們兩口子出宮去開門立府。

  如今雖說還沒有走封王的流程,但懿旨已下,全后宮的人都知曉此事。

  “皇嫂怎么過來了?母后剛剛過來的時候,說您還在閉門思過。”

  劉玉窈輕輕行了一禮,聲音里帶著些許焦急。

  “我也是聽說母后被氣到差點兒背過氣去,實在是不放心,便偷偷跑出來了。”

  “好弟妹,你就讓我在門口看一眼母后。待母后徹底脫離危險,我自會快快離開,不會讓母后看到我更加心煩。”

  說著說著,劉玉窈突然從袖中掏出一方繡帕,在眼角上按了按,聲音里都有了些哭腔。

  “若不是這么多年承蒙母后照料,我又怎么能帶著耀宇,獨自撐起一個家呢?”

  “母后對于我來說,已經不是普通的婆母那般簡單。在我心里,母后就和親生的母親別無二致。母親病了,做孩子的怎么會不擔憂呢?”

  花似錦笑著看劉玉窈說話,若不是她那眼神并不是那般堅定,只怕是她都要相信了。

  “是啊,做孩子的怎么會不擔憂呢?”

  就在劉玉窈笑著準備繼續開口附和之時,花似錦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去個人將安王世子接過來,他皇祖母被氣倒了,想必他也會很著急。”

  花似錦又笑著看劉玉窈,微微頷首。

  “想必耀宇那孩子孝順,也很擔憂。畢竟母后也只有一個孫兒,自是十分上心。”

  劉玉窈的手指輕輕勾了勾,聲音柔和地反對。

  “耀宇這幾日學習異常刻苦,只怕這會兒剛睡下。明日還要去上早課,等明日用午膳的時候,再讓耀宇過來陪伴。”

  花似錦似笑非笑地看著她,突然低下頭輕嘆一聲。

  “皇嫂啊,說你聰明還真是高估你了。真以為你的那點兒小心思無人知曉嗎?還是你覺得,我如今成為皇后,都是運氣使然?”

  花似錦笑著打了個響指,守在門外的御林軍們快速朝著里面而來。

  “不屬于鳳儀宮里的人,都給本宮抓起來,送進慎刑司。”

  屋子外面的吵鬧聲,絲毫不影響屋內的兩人。

  原本桂枝嬤嬤還擔心外面聲音太大,刺激到太后娘娘。如今想想,桂枝嬤嬤的笑意緩緩爬上眼底。

  “桂枝,外面如何了?怎么一點聲音都聽不到?”

  太后緩過來了一點,就皺眉詢問。

  倒也不是她想護著誰,實在是擔心兒媳婦太累,再被那沒有良心的娘家侄女給氣倒了。

  “皇后娘娘一切都好,就是擔心您。”

  桂枝嬤嬤環視室內一圈,終于發現了不同之處。

  只見這房屋之中,門口與墻上都貼了帶有紋路的東西,離遠了看還以為是花紋。

  走近些一瞧,才看出這竟然是墻體。再一想到皇后娘娘剛搬入皇宮之時,倒騰出來的那一桶桶東西,讓工匠們刷上去,桂枝嬤嬤心里便有數了。

  “皇后娘娘果真巧思,看來這上面的涂料就是隔音用的。剛剛老奴還在想,若是你被人打擾了,反倒刺激身體更差,老奴可得怎么活。”

  太后笑著擺了擺手,桂枝嬤嬤見太后要起身,急忙快步走回去攙扶。

  “你這話何意哀家聽明白了,放心吧,哀家不會因著婉寧的事兒和錦兒起嫌隙的。錦兒是個好的,哀家不會做那糊涂人。”

  “先帝就夠糊涂了,到老了都沒有一個人記著他的好。哀家放著好日子不過,反而去做那作天作地的怨婦,那才是真的蠢到家了。”

  桂枝嬤嬤長松一口氣,而后搖頭失笑。

  “也不怪你對錦兒好,我若是你也會多為她美言幾句。”

  花似錦會做人,從不拿宮里這些宮女太監當下等人看。哪怕是生了凍瘡的老太監,花似錦也會留給他藥物進行治療。

  盡管太醫院又規定,太醫不會給普通宮女太監看診。但花似錦還是讓太醫院的藥童們盡可能的學些醫術,又在夏家的醫館里找到大夫教他們醫理。

  畢竟太醫們不會放下身段,又不好強迫他們看不想看診的患者。

  重要的是王侯將相會覺得太醫若是給別人看了診,就不給資格給他們看,影響太醫院的信譽和名聲。

  但花似錦不允許任何宮人平白無故死在宮中,就算是生病了,病入膏肓,也會努力救治,直到實在救不過來。

  每一個宮人在宮里都感受到了地位的提升,感受到了平日所處環境的變化,無一不對花似錦內心感激。

  這樣的皇后娘娘,足以收買全后宮的人心。

  別說如今皇帝整顆心都在她一個人身上吊著,就算是真有人想要破壞兩人之間的感情,宮里那些宮人們聯合起來抵制,也夠旁人喝一壺的。

  她在一旁瞧著,這大封朝有花似錦這樣的皇后坐鎮,只要胥兒不走歪路,大封江山必定又能穩固下來。

  兒子兒媳都爭氣得很,大封朝定然能江山穩固至少百年。

  等到她與祖宗們團聚之時,也可以大松一口氣,說一句幸不辱命了。

  “花似錦!你當真要如此絕情嗎?你雖貴為皇后,但太后還在!”

  “我劉玉窈這么多年從未行差踏錯過分毫,不是你想如何便如何的!母后!母后救命!”

  花似錦嘖了一聲,這大皇嫂還真是看不清楚形勢。

  “別喊了!母后聽不見!”

  花似錦說著話的同時,不耐地從袖口掏出一塊兒牌子砸在了劉玉窈臉上。

  “你到底是不是無辜的,等到了慎刑司以后就清楚了。”

  又看向架著劉玉窈的兩個御林軍,輕輕擺了擺手。

  “若是安王妃一路上胡亂說話,直接堵了嘴去。只要能證明她的確無辜,本宮負荊請罪,三跪九叩去給安王妃賠禮道歉!”

  花似錦的話無人敢反對,到底是安王妃地位高,還是皇后娘娘地位高,所有人心里都有數的。

  “慢著!”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