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趣 > 搬空皇宮帶著將軍一家去流放蕭北寒許柒玥 > 第292章 憑什么他一來便是總管事!

出了門,往右轉,走進了一條小道上。

在一直往上走,到了河邊,沿著河邊直上,一直到了南荒城的最里面的地方,有一處地勢稍微高上一些的山坡。

蕭家未來的府邸便會在這里。

兩人閑庭信步的走著。

看著這原來是一片荒地,就連野草都不多幾根的地方, 慢慢的往自已想象中的模樣建設著。

不要說許柒玥有觸動,就連蕭北寒也有所觸動。

走著的兩人時不時的低語交談幾句,見到一些有疑惑的地方也會順勢記錄下來,等著回去和蕭燁商量。

可兩人的討論卻突然被前面的一陣陣爭吵聲阻止了,一群人聚集在前面,也不知道發生了何事。

許柒玥和蕭北寒兩人對視了一眼,靜悄悄的往前面走去。

站在了人群的最后面,聽著里面所爭論的聲音。

“你以為你是誰呀,老子憑什么要聽你的話,別以為死皮賴臉的賴著將軍一家,別人叫你一聲勇總管事,這里便是你說了算,哪里會有這么好的事情。”

“我李力跟隨將軍這里多年,出生入死的,來到這里也只是一個小組的管事,憑什么你這不知道哪里來的家伙,還能坐在我的頭上指手畫腳了?”

“我李力不服,有本事你就和我單挑,不然我就得告到將軍那里去,也要為自已討一個公道。”

“大家說是不是!”

“是。”人群中傳來了應和的聲音。

許柒玥從人群的縫隙中看了進去,便見到一個身處魁梧,國字臉的男子正趾高氣昂的指著對面的人,大聲的吼道。

“那人是誰?”她靠近了蕭北寒,輕聲的問道。

“李力,父親手下一個副將的弟弟。”蕭北寒的記憶力超群,只要見過一次,或者是有人提及過,都能記得清清楚楚。

許柒玥頓時便明白了。

原來是有人把自已的位置放得過高了呀,在這里不服從管理呢。

那不用說,站在他對面的人就是阿勇了。

兩人沒再說話,想看看阿勇是如何處理這件事情的。

而此時的阿勇嘴角里面勾著笑,臉上一副風輕云淡,不緊不慢的從懷里抽出了一張紙。

厚厚的嘴唇微微張開,說道:“前十天,你慫恿身邊的粒子,在搭建的架子處,把木板上面的釘子,取下來了兩顆,第二天架子便塌了下來,幸好沒有造成人員的傷亡。”

“前九日,你見一計不成,又再生一計,讓粒子在我們所喝得水里面放瀉藥,目的便是想讓我們全體拉肚子,可是真不巧,那天給我們燒水的人,因為不小心,把粒子放了藥的水,踢倒了,所以我們全體逃過了一劫。”

“前八日,你見計劃又失敗,竟然讓人把我們辛苦弄來的石頭推下了河里面,目的便是讓我們趕不上工期,好讓老將軍責罰。”

“前七日……”

“前六日……”

……

“這一樁樁的事情,僅僅只是因為你不甘心我這半路來的人領先在你的前面。”

“可你做的事情,又有哪一件事是值得大家尊敬的?”

阿勇擲地有聲的把這所有的事情,一一道來。

現場一片安靜,全都把自已的目光投向了剛才還趾高氣昂的李力。

李力臉上閃過一絲的驚慌,但很快便鎮定下來,大吼道:“你胡說,你有證據證明嗎?沒證據那便是在污蔑我!\"

“這些都是我的好兄弟,我怎會做出如此喪盡良心的事情來,你不要信口雌黃。”

眾人又把目光投向了阿勇的身上。

“對呀,他們都是和你出生入死過的兄弟,可你就是做出了如此禽獸不如的事情,僅僅只是因為你的私心。”

阿勇輕蔑一笑,大手一揮,便有人押著一個一直低著頭的人走了過來。

李力見到被壓著的人,臉色都蒼白了幾分。

他不是給了一筆錢粒子,到外面躲一段時間,等過了風頭再回來的嗎?

怎么還被捉住了?

“力哥,救我,救我呀,我不想死……”

一邊朝著李力哭喊著,一邊不停的掙扎著。

可明顯壓著他的人是有武功底子的,任憑他如何掙扎也都無濟于事。

李力眼神出現了那么一絲的閃躲,卻嘴硬的說道:“我可不認識這個人,你押他來干什么!”

粒子心中“轟”的一聲,心理防線徹底斷了。

本來被捉住,還被人折磨得只剩下半條命的他,已經很恐懼,見到李力,還想著他能救上自已一命。

可,他聽到了什么?那個一直說事情做好了,少不了自已好處的人,此時竟然說不認識自已?

那他之前所做的事情,到底是為了什么?

忽然粒子變得瘋魔起來,昂起頭哈哈哈哈大笑著。

“瘋子,瘋子!”李力指著粒子說道。

“勇管事,你押著一個瘋子過來干什么?”李力還在拼命的為自已爭取著能脫罪的方法。

可不曾想粒子就像豁出去了一般,指著李力便說道:“力哥,你太沒有人性了,是你說只要把你吩咐的事情做好,把勇管事擠下去,你就能上位,然后把我提上來的。”

“如今出事了,你就想著把自已撇開,把所有罪名都按在我的身上嗎?”

在場的人一聽,全都低聲談論著,可那看向了李力的眼神里面,都帶著懷疑和指責。

李力心慌了,一旦心慌,便會亂了陣腳。

“你胡說,粒子,平日里我對你不薄,為何冤枉于我,我沒有叫你做過那樣的事情。”

“哦,你剛才不是說不認識我嗎?”粒子諷刺的說了一句。

人群里全部嘩然,所以他們一直覺得是好人的力哥,竟然想要害他們嗎?

“力哥,你怎么可以這樣,枉我們一直如此相信你。”

“對呀,這讓我們真的很心寒,幸好勇管事查到了真相,不然你還想繼續害我們,知道害死我們不成?”

……

李力還想著狡辯,卻不曾想此時又有一人走了進來,說道:“勇管事,在李力房間里面找到了瀉藥還有一些未知名的毒藥。”

“嘩”,一言激起千層浪。

在場的人瞬間便炸開了。